赤子之心 -纪念阿里吉·沙梭诞辰100周年回顾展

  • >展览时间:2013-05-24 - 2013-06-18

展览详情

赤子之心  -纪念阿里吉·沙梭诞辰100周年回顾展 2013年5月24日-6月18日期间,为纪念意大利伟大的艺术家阿里吉·沙梭(Aligi Sassu)诞辰一百周年,在阿里吉·沙梭和海伦·奥利弗基金会的大力支持下,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将举办《赤子之心-纪念阿里吉·沙梭诞辰100周年回顾展》。 作为意大利现代艺术史上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之一,阿里吉·沙梭七十五年充满生命激情的艺术创作融合西方二十世纪丰富活跃的现代艺术风格,以及意大利传统艺术的迷人意蕴,给后人留下了包括油画、壁画、陶艺、版画和素描等丰厚的艺术遗产。其色彩强烈、笔触无羁、富有诗意和动感的艺术语言凸显了西方现代主义艺术当中未来主义、立体主义、浪漫主义、原始主义、印象派等多种艺术流派的发展逻辑,见证了整个二十世纪西方社会和文化艺术的变迁。本次回顾展将按照时间线索完整展出沙梭一生中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品140余件,是迄今为止意大利境外规模最大的沙梭作品回顾展。 沙梭与中国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半个世纪之前:1956年,在新中国活跃开放的文化氛围之下,迎来了解放后第一个西欧艺术家访问团:意大利艺术家访问团,沙梭作为团长与其他五位意大利艺术家一起在北京、上海等地进行了访问交流活动,期间拜会我国著名艺术家齐白石、李苦禅等。北京帅府园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旧馆)举办了《意大利访华美术家作品展》,吴作人、王琦为展览撰写了文章。时隔半个世纪,王琦先生回忆当年展览盛况,为此次将在中央美术学院新馆举办的回顾展亲笔题辞,祝愿展览获得成功。这次访华活动促成了沙梭回国以后关于中国题材的创作,沙梭就中国之行做了大量日记和速写,这些文献资料将在此次的展览中首次向公众展出。 沙梭最具代表性的“红色的人”系列作品也将在此次展览中与广大观众见面,其原初质朴,神秘纯净的红色正如沙梭对中国怀有的一片赤诚,此次回顾展不仅是热爱中国的沙梭生前的最大心愿,更将为广大的中国艺术爱好者研究沙梭艺术创作和二十世纪西方现代艺术史提供不可多得的案例。 主办单位: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阿里吉·沙梭和海伦·奥利弗基金会 承办单位:北京缤缔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学术顾问:王璜生 展览统筹:徐博 开幕时间:2013年5月24日下午3点 展览时间:2013年5月24日-6月18日 展览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二层B展厅 艺术家生平 阿里吉·沙梭1912年7月17日出生于意大利米兰市。自幼受到思想独立和关注政治的父亲安东尼奥·沙梭的影响,培养了对艺术的强烈爱好,他早期的作品受到当时欧洲立体派、未来派的影响。1928年,年仅十六岁的沙梭的两幅作品入选威尼斯双年展。是年与好友,日后成为著名的未来派设计师布鲁诺·穆纳里(Bruno Munari)共同发表“以展现所有反自然主义的艺术形式为己任”的《绘画宣言》(Painting Manifesto)。 1934年到1935年间,沙梭旅居巴黎,在深入研究德拉克洛瓦作品的同时,受到了法国印象派和野兽派的启发,逐步形成他早期的艺术语言。年轻的沙梭也是一位积极参与政治和社会批评的艺术家,三十年代,他投入意大利地下反法西斯活动,并支持西班牙反法西斯斗争,1935年创作的《阿斯图里亚斯的死刑》成为了欧洲抵抗运动最早的一批绘画之一。1937年沙梭曾被判入狱,在狱中他画了大量手稿。出狱后,沙梭创作了一系列充满暗喻的作品,如《西班牙1937》,《西班牙的枪决》和《凯撒之死》等。后来在他的《红色的人》系列当中,艺术家转向关注人类在现实社会中的生存状态,以及对历史与未来的反思。 除了绘画,沙梭还致力于雕塑、陶艺、壁画以及文学插图和歌剧的舞台美术设计。1973年都灵皇家剧院重新开放,沙梭为世界杰出的歌唱家玛利亚·卡拉丝和朱塞佩·德·史帝法诺主演的歌剧《西西里晚祷》设计舞台和服装,此后参与了多场歌剧的舞台美术设计。 沙梭一生的创作在意大利和世界各地留下了无数足迹,包括雕塑、壁画和教堂彩色玻璃等作品。沙梭曾获得“欧洲艺术奖”,“努奥罗市自由奖”、“意大利伟人”和“意大利终身成就奖”等殊荣。 $Page$ 艺术家年表 1912年 阿里吉·沙梭1912年7月17日生于意大利米兰市。父亲安东尼奥·沙梭生于意大利撒丁岛,母亲来自北部的艾米利亚。沙梭的父亲安东尼奥具有独立的思想和强烈的好奇心。他16岁时离家出走,在撒丁岛游历一番之后,定居于萨萨里。1894年,安东尼奥在萨萨里省参与创立意大利社会党,成为社会党政治活动家。1896年,他移居米兰,带着当时尚仍属罕见的移动影院设备在全省各地巡回放映电影以谋生计。1898年米兰爆发群众运动,他逃亡到瑞士卢加诺,在那里居住到1900年。安东尼奥回到米兰后创办了一家小型出版公司。作为社会党活动家,他开始印制各种政治传单。1911年,安东尼奥与丽娜·佩德莱蒂结婚。经济上的拮据迫使他们在1920年代初移居到撒丁岛的帝希,在那里经营面料店为生。大约三年之后,沙梭一家回到米兰。  阿里吉·沙梭自幼随父亲参观各种画展,包括当时前卫的立体派画展。十二岁的沙梭在街头的流动书摊上买了一本翁贝托·薄邱尼的《未来派的雕塑和绘画(造型的活力)》。从那时起,他在米兰图书馆不知疲倦地阅读《巡视》和《玛法尔卡》等关于未来派的书籍和杂志。沙梭结识了日后成为著名未来派设计师的布鲁诺·穆纳里(Bruno Munari)。两人一起向菲利浦·托马索·马里内蒂毛遂自荐,得到马里内蒂的热情欢迎。马里内蒂于1909年领导了意大利的未来主义运动。 1925年 沙梭在米兰的一家石版画工作室当学徒,学习石版画技巧。在这里,他结识了画家纳托里。纳托里为历史周刊《星期日邮报》撰稿,并绘制电影海报。沙梭还在布雷拉美术学院参加夜校学习。 1927年 费德勒·阿扎里是米兰未来主义运动的领军人物之一。在他家里,沙梭见到了翁贝托·伯丘尼的若干画作、素描和雕塑作品。在米兰贝萨罗画廊举办的未来主义画展上,马里内蒂展出了沙梭的几幅作品。次年,沙梭与穆纳里便一起发表了“动感与肌理变化”绘画宣言。 1928年 在米兰话剧院的一次聚会上,马里内蒂表达了对当地未来主义画家的支持。他称赞年仅十六岁的沙梭为极具希望的天才艺术家。马里内蒂邀请沙梭带着《裸体造型》和《春天里喝酒的男人》两幅作品参加威尼斯双年展。是年,沙梭与布鲁诺·穆纳里(Bruno Munari)一起发表以展现所有反自然主义的艺术形式为己任的《绘画宣言》(Painting Manifesto),随后与当时的未来派艺术家一起在德国﹑捷克斯洛伐克﹑瑞士等地展出。今天这些作品大部分已遗失。 1929年 沙梭被米兰布雷拉美术学院录取,在那里认识了与后来成为极少主义始祖的卢齐欧·封塔纳(Lucio Fontana)和尼诺·斯特拉达、甘迪多·格拉西、卢伊奇·格洛索和法布里奇奥·克莱里奇等人。沙梭后因经济困难而缀学,到米兰美术馆馆长巴尔巴卢创办的自由学院继续学习。雷纳多·比洛利、加科莫·曼祖、阿得里亚诺·斯皮林贝高和费奥伦佐·托米亚均曾在这家自由学院就读。不过,由于经济原因,自由学院只经营了几个月。沙梭通过意大利美术评论家厄多阿多·佩西科介绍,向一些建筑师卖出了几幅作品。 这年春天,沙梭在皮耶罗·弗朗西斯卡大街的工人俱乐部参加了一次群展。同期,他还在Arcimboldi剧院的另一个群展上展出作品。这家剧院的管理者是前演员、后来的画廊老板埃托勒·齐安费拉里。 1930年 沙梭与甘迪多·格拉西、加科莫·曼祖、吉赛普·奥切蒂、吉诺·潘契里和尼诺·斯特拉达在米兰美术馆的群展上展出了一些风景和人物作品。艺术评论家拉法耶罗·乔利策划的这次展览得到积极反响。卡洛·卡拉在安布洛西亚报上也发表了相关的评论文章。 1932年 二月份,沙梭参加了与雷纳托·毕洛利、吉亚尼·科蒂斯、卢伊吉·格洛索、吉亚科莫·曼珠、费奥伦佐·托米亚等人在百万画廊的群展。展览引起了极大关注。评论家桑德洛·毕尼当时尚是一个在佛罗伦萨军中服役的年轻人。他随即发表了第一篇关于沙梭艺术的评论作品《阿里吉·沙梭——批评的固恋与怀旧》。沙梭为了与毕尼会面,骑自行车从米兰到佛罗伦萨。他在佛罗伦萨参观了圣马可修道院和乌菲奇博物馆。15世纪意大利画家保罗·乌彻罗的杰作《圣罗马之战》尤其令沙梭感到震撼,并对他后来的绘画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933年 这年开始在美国巡回举办的“意大利当代绘画展”展出了沙梭1933到1934年间的一些作品。 1934年 秋天,沙梭前往巴黎居住了三个月。他经常到圣热内维耶夫图书馆研读德拉克洛瓦的日记,并在博物馆学习杰利柯、雷诺阿等印象派的作品。他看了Paul Guillaume画廊展出的马蒂斯作品,被他的用色所震撼。马蒂斯令沙梭想到德拉克洛瓦在圣叙尔皮斯教堂的壁画杰作。沙梭曾经如同朝圣般每星期都要去圣叙尔皮斯教堂观看那些壁画。前卫的超现实主义和抽象主义并不是沙梭的兴趣所在。沙梭的一位朋友克莱托·洛卡特利是欧洲轻量级拳击冠军。因为他的缘故,沙梭经常出现在拳击馆,并以这项运动为主题画了许多作品。在巴黎,沙梭还结识了阿尔伯托·马格奈利(Magnelli)、瓜蒂埃里·圣拉萨罗(Gualtieri di San Lazzaro)、菲利波·碧希斯(Filippo De Pisis)、玛希莫·坎皮利(Massimo Campigli)、莱昂诺尔·菲尼(Leonor Fini)、费尔南德·莱热(Fernand Leger)、吉诺·塞维里尼(Gino Severini)等艺术家,以及艺术批评家和史学家文图里(Lionello Venturi)。曾在法国出版墨索里尼传记的作家安东尼奥·阿尼安特在Quatre Chemins画廊为阿里吉·沙梭、费奥伦佐·托米亚和弗朗西斯·格鲁伯举办了画展,但没有卖出一张作品。在这一时期,巴黎“杜朋”咖啡连锁店开张,沙梭开始创作第一张《咖啡店》系列作品. 1935年 年轻的沙梭也是一位积极参与政治和社会批评的艺术家。三十年代,作为社会党人的沙梭面对法西斯严酷的现实,积极投身地下反法西斯活动。他与雷纳托·古图索(Renato Guttuso)等青年共同战斗,在德·格拉达和加布里埃尔·穆齐家中或是在咖啡馆聚会,获取地下报纸和宣传品。西班牙内战期间,他们在米兰等地的工厂和公共场所派发资料和组织示威,派发地下报纸和传单。1935年沙梭创作了《阿斯图里亚斯的死刑》,成为反映欧洲抵抗运动的最早一批绘画作品。 1937年 沙梭参加了纽约流星画廊的“当代意大利绘画展”。当国际纵队与法西斯志愿者在西班牙瓜达拉哈拉交战取得胜利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沙梭和德·格拉达为这一胜利撰写了赞扬文章。4月6日早晨,OVRA法西斯秘密警察突袭了沙梭的工作室,找到一些海报草稿和印刷用纸。沙梭被控为同谋,面临24年的监禁。尼诺·弗朗齐纳、鲁伊齐·格罗索、本亚米诺·乔波罗、吉赛普·米涅科和雷纳多·比洛利等艺术家和知识分子陆续被捕。热那亚和其他意大利城市的反法西斯人士也被抓捕。在审讯过程中,沙梭被送往罗马的特别法庭。根据他当时的信件描述,在狱中他的身体和精神面临极其严峻的考验,尤其是无法作画令他痛苦万分。六月底,经过特别法庭对沙梭和其他被告的预审,沙梭被转到罗马Regina Coeli监狱。巴黎和伦敦的报纸和广播电台询问是否可以将他们收到的信件送交法庭。墨索里尼同意了这一要求。10月12日、13日,意大利举行了在那个时期唯一一次有记载的政治审判。对沙梭的指控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审判以判处社会主义者沙梭和其他被捕的共产主义者10年监禁告终。 1938年 在皮德芒的弗萨诺监狱,沙梭在地下二层的单独监禁室中度过了最初的两个星期。随后,他与其他政治犯被关在一起。令他极其欣慰的是,他被允许用记事本写字和在画本上作画。在弗萨诺8个月的狱中生活里,他画了大量手稿,其中包括他最钟爱的骑自行车的人、一些历史和暗喻式的作品图,以及一些自画像。尽管他被判10年监禁,在他的父亲安东尼奥的不断奔走下,西班牙国王于1938年7月27日特赦了沙梭。但是,他的作品被禁止公开展览。出狱后,即使在严格监管的情况下,沙梭仍然没有放弃斗争,创作了一系列充满暗喻的作品,如《西班牙1937》,《西班牙的枪决》和《凯撒之死》等。同时,他与拉法耶尔·德·格拉达、厄尔尼斯托·特雷卡尼、吉赛普·米涅科等一群艺术家和知识分子重新建立了联系,酝酿了反法西斯的“潮流运动”(Corrente mouvement)。 1941年 3月份,沙梭在米兰由特雷卡尼开办的一家小艺术画廊展出了他在1928年到1934年间创作的“掷骰子的人”、“骑自行车的人”、“狄俄斯库里”和“阿尔古”等作品。在展览介绍中,安赛齐称沙梭的作品“热情奔放,如同庄严热烈的颂歌,高亢、坚定”。沙梭在米兰和热那亚附近的科戈雷托工作了6个月,为参加Bergamo大奖创作2x2米的巨幅作品“三骑士之战”。他的妻子和女儿在这期间一直陪伴他。但是,由于政治原因,他的作品被Bergamo奖委员会拒之门外,给出的理由是画作太大,无法通过他们的大门。尽管这样,“咖啡馆”和“十字架降下的人”两个作品仍得以参选。 1943-1945年 沙梭与工业家普利墨·米纳维诺结识,受邀请到伊赛奥岛上的佐芝诺为其别墅绘制壁画。沙梭与米纳维诺等人一起从事反法西斯、反纳粹活动。他负责在伊赛奥岛上与第五军和加里巴尔蒂第五十三纵队的联络工作。在解放日当天,沙梭正在洛维勒的加里巴尔蒂第五十三纵队指挥中心。他的妹妹告诉他,有匿名信举报他曾在1937年米兰圣维托勒监狱受审时泄露反法西斯人士的姓名。沙梭当即返回米兰,到马特奥蒂纵队总部上缴了他的武器。在这里,沙梭对反法西斯运动的贡献得到正式承认。他绘制了很多插画作品,包括为阿雷桑德罗·曼佐尼的《伴侣的承诺》所作的58幅水彩画。1945年9月30日,Ciliberti画廊出版了沙梭的作品专集。10月4日,当时米兰最重要的画廊之一,圣拉德冈大画廊举办沙梭个人画展。他的许多源自莫泊桑小说《泰利埃公馆》的绘画作品都是这一时期创作的。 1946年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沙梭在米兰附近的瓦加纳成立了一个小型陶艺工作室,但很快又关闭了。他在图里奥·德阿比索拉的家中客居了几个月。在这期间,沙梭把他的绘画世界变成了陶艺世界:作品主题是马和骑手,还有源自“泰利埃公馆”系列的咖啡馆场景。沙梭在十分关注技巧的同时,还注意钻研上釉方法和尝试运用新的乳胶漆,试图提升各种效果。他的早期作品中,有些无论在材料还是结构上都引领了非形象艺术风格的发展。 沙梭与卢齐欧·封塔纳(Lucio Fontana)一同去意大利陶瓷制造业重镇利古里亚,自那时起他时常到利古里亚进行陶瓷创作。 1948年 沙梭的陶器作品首次在米兰的意大利绘画艺术博物馆展出。莱昂纳多·博吉斯在赛拉邮报上撰文评论道:“陶艺家阿里吉·沙梭,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个惊喜。他拥有天生的对热烈、明亮色彩的偏爱,带有阿拉伯式风格,飞扬的色彩和装饰纹样。这位艺术家迟早会在火焰与玻璃艺术中得到更大释放,寻求释放其实是最终的目的。作为一个艺术家,沙梭仿佛被魔咒控制一般,感性而迷茫。到最后,普通的绘画已经无法满足他了。他要抓住颜料,挤它、挖掘它、涂抹它。沙梭还需要‘机遇’这位杰出的艺术家来帮他共同完成创作。”这时,沙梭还开始涉猎雕塑。他第三次出现在威尼斯双年展上,展出了油画《耶稣在公会面前》。马德里举办的意大利当代艺术博览会上也展出了沙梭的绘画作品。 1950年 沙梭在撒丁岛伊格雷希亚斯的蒙特波尼矿山的驿站绘制了大幅的以劳动为主题的壁画。 1951年 瑞士卢加诺的加西亚博物馆举办沙梭油画、蛋清画和陶艺大型展览。 1952年 沙梭在雷纳塔·乌希利奥执掌的米兰科罗那美术馆展出。 1953年 沙梭带着一批利古里亚的萨沃那港口风光为主题的作品再次到科罗那美术馆展出。他还受邀为米兰市的斯卡拉歌剧院和巴勒莫市的马西莫剧院担任舞台美术设计。 1954年 沙梭第四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其中油画《洛雷托广场的烈士》当场被居里奥·卡洛·阿尔甘代表罗马国立现代艺术馆购买收藏。沙梭继续进行陶艺创作。年轻的“核运动”艺术家昂里科·巴吉和赛吉奥·丹吉罗来到阿尔比索拉。沙梭与封塔那一起成为阿尔比索拉艺术圈的领军人物。在一家意大利土风餐厅,他以阿尔比索拉系列故事为主题绘制了一面墙的大型壁画,展现当地的风土人情。他还为海滨大道制作马赛克拼贴壁画,为附近萨沃那的玛美里学校创作了陶艺外立面装饰。阿尔比索拉授予沙梭(还有阿吉诺勒·法布里、卢希奥·封塔那和阿斯格·约恩等人)荣誉市民称号。 1956年 沙梭率领意大利艺术家代表团访问中国。同行艺术家包括安东尼塔·拉斐尔·马斐(Antonietta Raphael Mafai)、艾根诺尔·法布利(Agenore Fabbri)、朱里奥·托凯透(Giulio Turcato)、拓诺·赞卡纳罗(Tono Zancanaro)和安皮里奥·特塔曼蒂(Ampelio Tettamanti)。访问期间《意大利访华美术家作品展》在北京帅府园美术馆举办。访问团还到了上海,杭州和广州等地,途中沙梭做了大量日记和速写,这次访问促成了沙梭日后中国题材的创作,代表作《新中国》以现实主义风格,表达了艺术家本人对新中国社会变革的热忱和向往。次年,沙梭在米兰圣菲德勒美术馆展出了“十字架之路”(Via Crucis),并参加了法国尼斯举办的国际陶艺展览。他回到撒丁岛,在加利亚里的加米纳教堂创作了描述加米利特修道院历史的巨幅马赛克作品。 1958年 沙梭在亚利山德里亚省的瓦伦西亚的人民会堂绘制了以和平为主题的壁画。 1961年 沙梭作为舞台设计师的首件作品问世。他为剧作“沉默之墙”制作舞台设计,次年还为米兰剧院上演的歌剧“罐子”进行设计创作。他的绘画和雕塑作品同时也在瑞士日内瓦雅典娜博物馆展出。 1962年 沙梭在撒丁岛帝希创作了以安茹王朝起义为主题的壁画。在后命名为阿里吉·沙梭堂的建筑中制作了大型马赛克石雕作品。沙梭后来在其他作品中常常运用这一技巧。例如比萨罗的瓦多圣安吉洛的意大利解放纪念碑就是他在1970年运用同样技巧与他的兄弟建筑师弗朗西斯科·沙梭共同创作的。他短暂地访问了北美大陆之后,创作了一系列灵感源自宗教思想的有关被压迫的世界的作品。著名哥伦比亚女高音歌唱家玛丽亚·海伦娜·奥丽瓦雷斯·美狄娜经常担任他的模特。12月17日,沙梭画展在阿姆斯特丹的厄恩特美术馆开幕。 1963年 沙梭经历了人生的转折点,他在西班牙马略卡岛购置了海伦尼塔-拉斯基加洛斯别墅作为他的工作室,进入了创作的黄金时期。他与自然和巴利阿里群岛文化的密切接触为他的创作带来新的灵感之光,并且拓宽了绘画的主题。其中以斗牛、风景、神话等题材的作品1965、1966年在意大利米兰、维罗纳、乌狄纳、威尼斯、佛罗伦萨、罗马、热那亚、萨萨里和帕雷莫等多地展出。狄诺·布扎提雅致而不无诙谐地评论这些马略卡岛上的作品道:“阿里吉·沙梭人生新的一页叫做马略卡岛——可怕的、特别的太阳,可怕的、特别的色彩(与他的家乡撒丁岛不无相似之处),日上三竿时雄伟的教堂,斗牛活动、牛、斗牛士,更多斗牛活动、更多牛、更多斗牛士,葡萄酒、血、狂热和死亡。他似乎被注入了暴力、狂热的血液。马圈因维修而关闭,斗牛培育基地却开门营业。斗牛仿佛奔流的黑色与紫色,冒着愤怒的蒸汽,展示着肌腱与血肉之躯。还有那绝望的利刃、愤怒、终结的恐惧、致命的时刻。最终一切都好。若我是传奇斗牛士科尔多瓦或是维帝,我也许只怕一件事:今天下午我将要面对的斗牛身上带着阿里吉·沙梭的签名。” 1964年 在洛帝的大教堂后殿创作马赛克壁画。 1965年 在蒙萨市立美术馆展出绘画和雕塑作品。 1966年 沙梭受到罗马尼亚政府邀请在布加勒斯特举办了展示其100件作品的大型个展。 1967年 沙梭移居到布里安察的蒙蒂契罗。卡利亚里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了沙梭大型个展。 1968年 在Trentadue美术馆,沙梭只展出了三幅不同风格的作品。他创作了一系列巨幅作品,其中油画《切·格瓦拉》被赠送给古巴圣地亚哥艺术博物馆。 1969年 在一次前往南美洲的长途旅行中,海伦尼塔和阿里吉·沙梭拜访了他们的密友,伟大的墨西哥画家大卫·阿尔法洛·西盖洛斯。西盖洛斯正在墨西哥城文化中心创作大型壁画。 1970年 Trentadue美术馆再次在各个城市巡回展出了沙梭的《红色的人》系列作品(1929-1933)。 1971年 沙梭与封塔那一起在Trentadue美术馆展出了他在阿尔比索拉创作的陶艺作品,并以他的作品随“罗马四年展”主办的意大利小型铜雕巡展到中美洲、南美洲、日本和匈牙利等国展出。 1972年 沙梭为在维罗纳圆形竞技场上演的歌剧《乡村骑士》设计舞台和服装,该年与哥伦比亚籍女高音歌唱家海伦尼塔·奥丽瓦雷斯(Helenita Olivares)喜结连理。 1973年 都灵皇家剧院重新开放,沙梭为著名歌唱家玛利亚·卡拉丝和朱塞佩·德·史帝法诺主演的歌剧《西西里晚祷》设计舞台和服装。重新开放的梵蒂冈现代宗教艺术画廊专门辟出一间沙梭展厅。他的代表作1943年的《基督下十字架》和壁画《地中海的神话》在此永久展出。沙梭进入绘画工作的高峰期。他1938年在弗萨诺入狱期间的手稿在波蒂奇美术馆首次展出。 1975年 10月份,沙梭与瓦尔特·波纳提到委内瑞拉的亚马逊丛林探险,寻找世界最高的安吉尔瀑布。这一旅行留下了一些写生、水彩和油画作品。有些是当场创作,用浓重、流动的色彩再现了当地的风光和景物人情。 沙梭获得欧洲艺术奖,并为西耶那赛马会绘制旗帜。 1976年 沙梭完成了佩斯卡拉市圣·安德鲁教堂的两幅大型马赛克壁画。出版了一套六幅带有拉法埃尔·阿尔贝蒂诗歌的大型铜版腐蚀画《黎明之路》系列。 1977年 米兰里左利中心展出了沙梭早期未来派时期(1927-1929)的作品。瓦尼·施维勒出版了由卢西亚诺·德·马利亚编辑的《未来派的沙梭》一书。沙梭在荷兰鹿特丹举办了以《骑自行车的人》为主题的作品展,并为安东尼奥·格拉穆奇绘制肖像。他还在加拿大多伦多市的麦迪逊美术馆展出,并举办关于意大利艺术的一系列论坛。 同年,他获得努奥罗市自由奖,作品《金黄色的路》被赠与威尼斯佩萨罗宫博物馆。 1978年 沙梭前往古巴旅行,此间受到启发并创作了一系列油画和素描作品。 1979年 沙梭在多伦多麦迪逊美术馆展出了根据加拿大诗人欧文·莱顿(Irving Layton)的诗歌创作的15幅名为《无迹可寻》的系列版画,为巴尔塔扎·波采尔和马略卡诗人米盖尔·波塔·托托的诗集绘制插画。此年有几部重要书籍出版,其中马德里出版的20卷《Guadalimar的当代艺术笔记》献给沙梭。 1980年 沙梭为维罗纳圆形竞技场上演的歌剧《卡门》设计舞台和服装。在Trentadue美术馆举办了一个以骑自行车的人为主题作品的大型展览。吉亚尼·布雷拉出版了《阿里吉·沙梭的骑车人》一书。 1981年 沙梭离开蒙蒂切洛回到米兰,在布雷拉区定居。 1982年 沙梭获“伟大米兰的卓越贡献者”称号。由他在1943年绘制了58幅水彩插画的《伴侣的承诺》于当年5月在米兰曼佐尼大厅展出。沙梭将名为《普罗米修斯之迷》的壁画捐献给撒丁岛的萨萨里市。壁画在撒丁省宫殿举办的沙梭个人展览时展出。 1984年 古城费拉拉市的钻石宫举办了沙梭的大型个展,展出作品111件。之后该展览巡回到罗马的圣天使城堡展出。这一年他的《石版画作品图集》出版。西班牙塞维利亚,梅南德斯·佩拉尤国际大学主办的意大利文化周期间展出了沙梭的135件作品。沙梭成为圣卢西亚国家学院和罗马教皇画院成员。米兰皇宫举办了沙梭大型个展,展出的270件作品中包括绘画、陶艺、雕塑和壁画等。藉此机会,沙梭赠送一件雕塑作品给米兰市政府,该雕塑今天仍竖立在市内。沙梭还在德国巴德洪堡的城市美术馆和谢菲尔美术馆展出了他的雕塑和一些绘画作品。 1985年 沙梭的巡回个展《伴侣的承诺》在多伦多意大利文化中心﹑蒙特利尔当代美术馆﹑渥太华国家图书馆举办。时任意大利总理克拉克西参加了沙梭的大型雕塑在米兰市三色广场的揭幕仪式。在马德里胡安·格里斯画廊举办个展。《育马》雕塑系列中的两件作品落成于米兰商业联合会大楼花园和圣马力诺共和国广场。 1986年 在西班牙马略卡佩拉雷斯画廊展出。沙梭被提名金融警卫队荣誉下士,这是一项曾经授予作曲家吉亚科莫·普契尼和意大利著名诗人加布里尔·邓南遮的荣誉称号。他的三幅曾参加第九届罗马四年展和“劳作之地”展览的作品参加了米兰三年展。他还在米兰宝嘉蒂·瓦赛奇宫和曼图瓦的曼特那宫举办的Chiarismo展上展出了1930年代的10件作品。 沙梭参加第十一届罗马四年展。经过五年的时间,沙梭完成了以但丁的《神曲》为主题的113幅油画,其中3幅为莫斯科普希金美术馆收藏。 1987年 沙梭获得西班牙马略卡岛帕尔马市的自由市民奖。德国慕尼黑当代美术馆举办了他从1927到1985年间作品的大型个展。同样在慕尼黑,他还在卢夫美术馆和艾辛格美术馆举办了展览。选自《伴侣的承诺》系列的58幅水彩画在丹麦哥本哈根展出。 应意大利布雷西亚市政府和省立反法西斯委员会的邀请,沙梭参加凉廊广场屠杀十周年纪念活动,并展出了《通过红色的人走向枪击事件》的系列作品。个展《景观》在意大利韦尔巴尼亚市的景观博物馆和阿真塔市政府举办。佩斯卡拉市的吉西城堡举办《但丁和沙梭》展,首次展出以《神曲》为题材的作品。都灵市里沃利城堡举办了沙梭六十年从艺大展。在这里,沙梭赠送了40幅1938年在狱中创作的素描给都灵市所在的皮埃蒙特地区。 1988年 在西班牙马略卡岛帕尔马市的十四世纪哥特式建筑内举办了沙梭个展,有90件绘画和雕塑作品参展。 1989年 在巴塞罗纳和东京举办个展。《神曲》系列在但丁故乡拉文纳墓地展出。沙梭的雕塑代表作《育马》赠送给米兰市,竖立于市中心的布雷拉宫美术馆(Pinacoteca di Brera)前。 1990年 沙梭在米兰和罗马举办两个雕塑作品展。同时,《沙梭的雕塑和陶艺1939-1989》出版。在马赛拉塔的圣保罗教堂展出了1931到1990年间创作的并由私人收藏的50件作品。根据意大利诗人邓南遮的诗歌《金牛座》和作家沙沙的作品《巫婆与船长》所做的插画作品在米兰Trentadue美术馆展出。世界杯足球赛期间,雕塑《骑自行车的人》竖立于米兰市,并举办了《雕塑之路》展览。伦敦Shurini画廊展出了沙梭的《地中海的神话》主题的油画和雕塑等作品。此年根据文学作品创作了许多插图。 1991年 在意大利南部伊斯基亚市的阿拉贡城堡举办个展。意大利时任总统弗朗切斯科·科西加到场参观。法布里出版集团出版了马可·罗西编著的《沙梭·1929-1990年的设计》和保罗·波多盖希的《沙梭·雕塑》。 1992年 为庆祝沙梭的八十岁生日,在南美洲巴西圣保罗美术馆﹑哥伦比亚的波哥大现代艺术馆﹑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艺术中心等地巡回展出了八十多件作品。这些活动同时也是意大利政府主办的“全球的意大利艺术”当中的项目。1993年 沙梭为布鲁塞尔欧洲议会新楼完成面积达150平方米的陶瓷壁画《地中海神话》。他还按照他自己的设计完成了在西班牙马略卡岛波伦萨的工作室。次年他完成版画作品集《手画稿》。 1994年 美国洛杉矶阿曼德·哈默基金会委托沙梭制作的手稿卷在《莱昂纳多之桥》巡回展览上展出。这个展览首次将当代艺术家的绘画作品与莱昂纳多·达芬奇的原作放在一起展出,在瑞典三大城市举办。沙梭还在他马略卡的工作室迎来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丽戈贝塔·孟珠作为他的肖像画模特。 1995年 沙梭受他的密友,西班牙著名艺术收藏家佩德罗·赛拉邀请,第二次访问中国。沙梭是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的官方代表团成员。他出席了中国美术馆展出的胡安·米罗画展。 他在这年创作的两件大型雕塑作品“Nouredduna”和“Il dio Pan”后在圣马力诺展出。沙梭被意大利总统奥斯卡·卢伊吉·斯卡法洛提名为“大十字骑士勋章”获得者,这是意大利共和国最高荣誉。在蒙特卡提尼的波特盖希沙龙举办了包括《伴侣的承诺》等80多幅水彩作品的大型展览。斯卡法洛总统亲临展览。伊利索出版社出版了安东内罗·尼格里撰写的深度剖析沙梭艺术作品的《阿里吉·沙梭》一书。12月份,在意大利贝加莫市当现代艺术美术馆举办了沙梭个展。 1996年 沙梭和他的妻子海伦尼塔·奥丽瓦雷斯把1927年至1996年期间创作的362幅作品(217幅油画,130幅素描和15件雕塑作品)捐献给瑞士卢加诺市。 该年重要展览包括在奥斯塔圣贝宁中心展出《红色的人》系列,在西耶那圣玛丽博物馆展出《神曲》系列作品。 1997年 在瑞士卢加诺创建了阿里吉·沙梭和海伦·奥利弗基金会。在沙梭撰写的自传《色彩的呐喊》中,他追溯了自己的一生和作为艺术家的重要时期。是年完成了西班牙巴利阿里群岛政府委托的大型雕塑,作品呈现了未来派的尺度。“沙梭:圣人”展览作为首场展览为新落成的意大利居里安诺瓦市辉煌艺术博物馆(MAS)揭幕。 1998年 《神曲》系列手稿在克罗地亚首都萨格勒布的加得利佳·克罗维奇维·多夫瑞博物馆展览。沙梭为在西班牙马略卡岛上举办的第二十届大学生运动会制作完成铜雕塑《骑自行车的人》。这一雕塑现在已是马略卡的永久城市雕塑。 1999年 阿里吉·沙梭和海伦·奥利弗基金会举办了首次回顾展《沙梭——未来派1927-1929》。随后陆续在卢加诺和马略卡展出了他的未来主义时期作品。7月17日,从沙梭87岁生日当天开始直到9月份,在佛罗伦萨斯特罗齐宫举办了他的大型个展。6月24日,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授予沙梭天主教伊莎贝拉女王勋章。 2000年 阿里吉·沙梭和海伦·奥利弗基金会在西班牙马略卡成立,以保存和宣传沙梭的艺术遗产。7月17日沙梭于88岁生日当天在西班牙马略卡岛波伦萨的家中去世。他的骨灰被存放在瑞士韦济亚市的圣朱塞佩礼拜堂。 $Page$ 《赤子之心-纪念阿里吉·沙梭诞辰100周年回顾展》前言 王璜生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阿里吉·沙梭(Aligi Sassu)是意大利现代艺术史上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之一,也是新中国之始认识的一位重要的西方现代艺术家。1956年,他作为意大利艺术界和知识分子界代表团团长率队来到当时被认为“红色阵营”的中国访问,并在中央美院美术馆的前身“帅府园美术馆”举办了“意大利访华美术家作品展”,吴作人先生、王琦先生等撰文评论这一被认为“新中国以来第一个西欧访华艺术家代表团”的展览,齐白石老先生热情接待他们,并曾用疑问的口吻问询这些“西方”的现代艺术家究竟画了什么和画得怎样。这些,都说明了在这一特殊的年代中西方及不同意识形态、文化阵营之间,阿里吉·沙梭们的到访、交流及展览所产生的深层意义。时隔半个多世纪之后,阿里吉·沙梭的展览又一次来到中国,又一次在中央美院美术馆,当然是迥别了“帅府园”的新的展览空间展出,使我们得以在欣赏阿里吉·沙梭艺术的同时,重温他曾为中国带来的现代艺术观念及在文化交流中扮演的角色,以及那样的一段不一般的政治文化历史,并更全面地认识阿里吉·沙梭的艺术历程。 阿里吉·沙梭的现代主义艺术历程契合及见证了二十世纪西方的社会文化史,一方面,他积极投身于动荡、焦虑及兴奋的社会现实及演变之中,用艺术的方式直面社会与人生,包括阶级、人民、战争、城市、生存、制度等,从而探询着平等、自由、生命等人类终极问题;而另一方面,他凸显西方现代主义艺术中未来主义、立体主义、浪漫主义、原始主义、印象派等多种艺术流派的发展逻辑,以探索、反思、实验的方式推进着艺术的发展,在油画、雕塑、壁画、陶艺、版画和素描等多个领域留下了丰厚而富有创造性的艺术遗产。 阿里吉·沙梭的艺术语言交叉着浪漫主义情怀与现实主义态度,融合西方二十世纪丰富活跃的现代艺术风格,以及意大利传统艺术的迷人意蕴,其色彩强烈、笔触无羁、富有诗意和动感,而造型沉实,透露出内在的生命感。正如他的代表性系列作品《红色的人》,一种来自内在的活力及尊严,与充满热情的张扬力量构成了对生命的赞美;而有意思的是,他1956年访华后创作的《新中国》,其构图、形象、色彩及观念,完全是“新中国式”的,与他前后的现代主义风格的作品拉开了很大的距离。其实,这正是艺术家的一种无拘无束创造力的体现及对现代主义艺术的丰富理解与表达。 为纪念意大利这位伟大的艺术家诞辰一百周年,在阿里吉·沙梭和海伦·奥利弗基金会的大力支持下,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了《赤子之心-纪念阿里吉·沙梭诞辰100周年回顾展》。这次回顾展按照时间线索完整展现沙梭一生中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品140余件,特别是当年沙梭中国之行做了大量日记和速写,并于回国后进行的关于中国题材的创作,这些文献资料及作品在这次展览中也首次向公众展出。 深深感谢为这次阿里吉•沙梭回顾展所做出努力和贡献的机构及个人!特别要感谢“阿里吉·沙梭和海伦·奥利弗基金会”捐赠了阿里吉·沙梭作品为我们永久收藏,再续了阿里吉·沙梭与中央美院美术馆永久的历史之缘! 2013-5-3于中国北京中央美术学院  

赤子之心
 -纪念阿里吉·沙梭诞辰100周年回顾展

2013年5月24日-6月18日期间,为纪念意大利伟大的艺术家阿里吉·沙梭(Aligi Sassu)诞辰一百周年,在阿里吉·沙梭和海伦·奥利弗基金会的大力支持下,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将举办《赤子之心-纪念阿里吉·沙梭诞辰100周年回顾展》。

作为意大利现代艺术史上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之一,阿里吉·沙梭七十五年充满生命激情的艺术创作融合西方二十世纪丰富活跃的现代艺术风格,以及意大利传统艺术的迷人意蕴,给后人留下了包括油画、壁画、陶艺、版画和素描等丰厚的艺术遗产。其色彩强烈、笔触无羁、富有诗意和动感的艺术语言凸显了西方现代主义艺术当中未来主义、立体主义、浪漫主义、原始主义、印象派等多种艺术流派的发展逻辑,见证了整个二十世纪西方社会和文化艺术的变迁。本次回顾展将按照时间线索完整展出沙梭一生中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品140余件,是迄今为止意大利境外规模最大的沙梭作品回顾展。

沙梭与中国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半个世纪之前:1956年,在新中国活跃开放的文化氛围之下,迎来了解放后第一个西欧艺术家访问团:意大利艺术家访问团,沙梭作为团长与其他五位意大利艺术家一起在北京、上海等地进行了访问交流活动,期间拜会我国著名艺术家齐白石、李苦禅等。北京帅府园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旧馆)举办了《意大利访华美术家作品展》,吴作人、王琦为展览撰写了文章。时隔半个世纪,王琦先生回忆当年展览盛况,为此次将在中央美术学院新馆举办的回顾展亲笔题辞,祝愿展览获得成功。这次访华活动促成了沙梭回国以后关于中国题材的创作,沙梭就中国之行做了大量日记和速写,这些文献资料将在此次的展览中首次向公众展出。

沙梭最具代表性的“红色的人”系列作品也将在此次展览中与广大观众见面,其原初质朴,神秘纯净的红色正如沙梭对中国怀有的一片赤诚,此次回顾展不仅是热爱中国的沙梭生前的最大心愿,更将为广大的中国艺术爱好者研究沙梭艺术创作和二十世纪西方现代艺术史提供不可多得的案例。

主办单位: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阿里吉·沙梭和海伦·奥利弗基金会
承办单位:北京缤缔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学术顾问:王璜生
展览统筹:徐博

开幕时间:2013年5月24日下午3点
展览时间:2013年5月24日-6月18日
展览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二层B展厅


艺术家生平
阿里吉·沙梭1912年7月17日出生于意大利米兰市。自幼受到思想独立和关注政治的父亲安东尼奥·沙梭的影响,培养了对艺术的强烈爱好,他早期的作品受到当时欧洲立体派、未来派的影响。1928年,年仅十六岁的沙梭的两幅作品入选威尼斯双年展。是年与好友,日后成为著名的未来派设计师布鲁诺·穆纳里(Bruno Munari)共同发表“以展现所有反自然主义的艺术形式为己任”的《绘画宣言》(Painting Manifesto)。

1934年到1935年间,沙梭旅居巴黎,在深入研究德拉克洛瓦作品的同时,受到了法国印象派和野兽派的启发,逐步形成他早期的艺术语言。年轻的沙梭也是一位积极参与政治和社会批评的艺术家,三十年代,他投入意大利地下反法西斯活动,并支持西班牙反法西斯斗争,1935年创作的《阿斯图里亚斯的死刑》成为了欧洲抵抗运动最早的一批绘画之一。1937年沙梭曾被判入狱,在狱中他画了大量手稿。出狱后,沙梭创作了一系列充满暗喻的作品,如《西班牙1937》,《西班牙的枪决》和《凯撒之死》等。后来在他的《红色的人》系列当中,艺术家转向关注人类在现实社会中的生存状态,以及对历史与未来的反思。

除了绘画,沙梭还致力于雕塑、陶艺、壁画以及文学插图和歌剧的舞台美术设计。1973年都灵皇家剧院重新开放,沙梭为世界杰出的歌唱家玛利亚·卡拉丝和朱塞佩·德·史帝法诺主演的歌剧《西西里晚祷》设计舞台和服装,此后参与了多场歌剧的舞台美术设计。

沙梭一生的创作在意大利和世界各地留下了无数足迹,包括雕塑、壁画和教堂彩色玻璃等作品。沙梭曾获得“欧洲艺术奖”,“努奥罗市自由奖”、“意大利伟人”和“意大利终身成就奖”等殊荣。

$Page$

艺术家年表

1912年
阿里吉·沙梭1912年7月17日生于意大利米兰市。父亲安东尼奥·沙梭生于意大利撒丁岛,母亲来自北部的艾米利亚。沙梭的父亲安东尼奥具有独立的思想和强烈的好奇心。他16岁时离家出走,在撒丁岛游历一番之后,定居于萨萨里。1894年,安东尼奥在萨萨里省参与创立意大利社会党,成为社会党政治活动家。1896年,他移居米兰,带着当时尚仍属罕见的移动影院设备在全省各地巡回放映电影以谋生计。1898年米兰爆发群众运动,他逃亡到瑞士卢加诺,在那里居住到1900年。安东尼奥回到米兰后创办了一家小型出版公司。作为社会党活动家,他开始印制各种政治传单。1911年,安东尼奥与丽娜·佩德莱蒂结婚。经济上的拮据迫使他们在1920年代初移居到撒丁岛的帝希,在那里经营面料店为生。大约三年之后,沙梭一家回到米兰。

 阿里吉·沙梭自幼随父亲参观各种画展,包括当时前卫的立体派画展。十二岁的沙梭在街头的流动书摊上买了一本翁贝托·薄邱尼的《未来派的雕塑和绘画(造型的活力)》。从那时起,他在米兰图书馆不知疲倦地阅读《巡视》和《玛法尔卡》等关于未来派的书籍和杂志。沙梭结识了日后成为著名未来派设计师的布鲁诺·穆纳里(Bruno Munari)。两人一起向菲利浦·托马索·马里内蒂毛遂自荐,得到马里内蒂的热情欢迎。马里内蒂于1909年领导了意大利的未来主义运动。

1925年
沙梭在米兰的一家石版画工作室当学徒,学习石版画技巧。在这里,他结识了画家纳托里。纳托里为历史周刊《星期日邮报》撰稿,并绘制电影海报。沙梭还在布雷拉美术学院参加夜校学习。

1927年
费德勒·阿扎里是米兰未来主义运动的领军人物之一。在他家里,沙梭见到了翁贝托·伯丘尼的若干画作、素描和雕塑作品。在米兰贝萨罗画廊举办的未来主义画展上,马里内蒂展出了沙梭的几幅作品。次年,沙梭与穆纳里便一起发表了“动感与肌理变化”绘画宣言。

1928年
在米兰话剧院的一次聚会上,马里内蒂表达了对当地未来主义画家的支持。他称赞年仅十六岁的沙梭为极具希望的天才艺术家。马里内蒂邀请沙梭带着《裸体造型》和《春天里喝酒的男人》两幅作品参加威尼斯双年展。是年,沙梭与布鲁诺·穆纳里(Bruno Munari)一起发表以展现所有反自然主义的艺术形式为己任的《绘画宣言》(Painting Manifesto),随后与当时的未来派艺术家一起在德国﹑捷克斯洛伐克﹑瑞士等地展出。今天这些作品大部分已遗失。

1929年
沙梭被米兰布雷拉美术学院录取,在那里认识了与后来成为极少主义始祖的卢齐欧·封塔纳(Lucio Fontana)和尼诺·斯特拉达、甘迪多·格拉西、卢伊奇·格洛索和法布里奇奥·克莱里奇等人。沙梭后因经济困难而缀学,到米兰美术馆馆长巴尔巴卢创办的自由学院继续学习。雷纳多·比洛利、加科莫·曼祖、阿得里亚诺·斯皮林贝高和费奥伦佐·托米亚均曾在这家自由学院就读。不过,由于经济原因,自由学院只经营了几个月。沙梭通过意大利美术评论家厄多阿多·佩西科介绍,向一些建筑师卖出了几幅作品。
这年春天,沙梭在皮耶罗·弗朗西斯卡大街的工人俱乐部参加了一次群展。同期,他还在Arcimboldi剧院的另一个群展上展出作品。这家剧院的管理者是前演员、后来的画廊老板埃托勒·齐安费拉里。

1930年
沙梭与甘迪多·格拉西、加科莫·曼祖、吉赛普·奥切蒂、吉诺·潘契里和尼诺·斯特拉达在米兰美术馆的群展上展出了一些风景和人物作品。艺术评论家拉法耶罗·乔利策划的这次展览得到积极反响。卡洛·卡拉在安布洛西亚报上也发表了相关的评论文章。

1932年
二月份,沙梭参加了与雷纳托·毕洛利、吉亚尼·科蒂斯、卢伊吉·格洛索、吉亚科莫·曼珠、费奥伦佐·托米亚等人在百万画廊的群展。展览引起了极大关注。评论家桑德洛·毕尼当时尚是一个在佛罗伦萨军中服役的年轻人。他随即发表了第一篇关于沙梭艺术的评论作品《阿里吉·沙梭——批评的固恋与怀旧》。沙梭为了与毕尼会面,骑自行车从米兰到佛罗伦萨。他在佛罗伦萨参观了圣马可修道院和乌菲奇博物馆。15世纪意大利画家保罗·乌彻罗的杰作《圣罗马之战》尤其令沙梭感到震撼,并对他后来的绘画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933年
这年开始在美国巡回举办的“意大利当代绘画展”展出了沙梭1933到1934年间的一些作品。

1934年
秋天,沙梭前往巴黎居住了三个月。他经常到圣热内维耶夫图书馆研读德拉克洛瓦的日记,并在博物馆学习杰利柯、雷诺阿等印象派的作品。他看了Paul Guillaume画廊展出的马蒂斯作品,被他的用色所震撼。马蒂斯令沙梭想到德拉克洛瓦在圣叙尔皮斯教堂的壁画杰作。沙梭曾经如同朝圣般每星期都要去圣叙尔皮斯教堂观看那些壁画。前卫的超现实主义和抽象主义并不是沙梭的兴趣所在。沙梭的一位朋友克莱托·洛卡特利是欧洲轻量级拳击冠军。因为他的缘故,沙梭经常出现在拳击馆,并以这项运动为主题画了许多作品。在巴黎,沙梭还结识了阿尔伯托·马格奈利(Magnelli)、瓜蒂埃里·圣拉萨罗(Gualtieri di San Lazzaro)、菲利波·碧希斯(Filippo De Pisis)、玛希莫·坎皮利(Massimo Campigli)、莱昂诺尔·菲尼(Leonor Fini)、费尔南德·莱热(Fernand Leger)、吉诺·塞维里尼(Gino Severini)等艺术家,以及艺术批评家和史学家文图里(Lionello Venturi)。曾在法国出版墨索里尼传记的作家安东尼奥·阿尼安特在Quatre Chemins画廊为阿里吉·沙梭、费奥伦佐·托米亚和弗朗西斯·格鲁伯举办了画展,但没有卖出一张作品。在这一时期,巴黎“杜朋”咖啡连锁店开张,沙梭开始创作第一张《咖啡店》系列作品.

1935年
年轻的沙梭也是一位积极参与政治和社会批评的艺术家。三十年代,作为社会党人的沙梭面对法西斯严酷的现实,积极投身地下反法西斯活动。他与雷纳托·古图索(Renato Guttuso)等青年共同战斗,在德·格拉达和加布里埃尔·穆齐家中或是在咖啡馆聚会,获取地下报纸和宣传品。西班牙内战期间,他们在米兰等地的工厂和公共场所派发资料和组织示威,派发地下报纸和传单。1935年沙梭创作了《阿斯图里亚斯的死刑》,成为反映欧洲抵抗运动的最早一批绘画作品。

1937年
沙梭参加了纽约流星画廊的“当代意大利绘画展”。当国际纵队与法西斯志愿者在西班牙瓜达拉哈拉交战取得胜利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沙梭和德·格拉达为这一胜利撰写了赞扬文章。4月6日早晨,OVRA法西斯秘密警察突袭了沙梭的工作室,找到一些海报草稿和印刷用纸。沙梭被控为同谋,面临24年的监禁。尼诺·弗朗齐纳、鲁伊齐·格罗索、本亚米诺·乔波罗、吉赛普·米涅科和雷纳多·比洛利等艺术家和知识分子陆续被捕。热那亚和其他意大利城市的反法西斯人士也被抓捕。在审讯过程中,沙梭被送往罗马的特别法庭。根据他当时的信件描述,在狱中他的身体和精神面临极其严峻的考验,尤其是无法作画令他痛苦万分。六月底,经过特别法庭对沙梭和其他被告的预审,沙梭被转到罗马Regina Coeli监狱。巴黎和伦敦的报纸和广播电台询问是否可以将他们收到的信件送交法庭。墨索里尼同意了这一要求。10月12日、13日,意大利举行了在那个时期唯一一次有记载的政治审判。对沙梭的指控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审判以判处社会主义者沙梭和其他被捕的共产主义者10年监禁告终。

1938年
在皮德芒的弗萨诺监狱,沙梭在地下二层的单独监禁室中度过了最初的两个星期。随后,他与其他政治犯被关在一起。令他极其欣慰的是,他被允许用记事本写字和在画本上作画。在弗萨诺8个月的狱中生活里,他画了大量手稿,其中包括他最钟爱的骑自行车的人、一些历史和暗喻式的作品图,以及一些自画像。尽管他被判10年监禁,在他的父亲安东尼奥的不断奔走下,西班牙国王于1938年7月27日特赦了沙梭。但是,他的作品被禁止公开展览。出狱后,即使在严格监管的情况下,沙梭仍然没有放弃斗争,创作了一系列充满暗喻的作品,如《西班牙1937》,《西班牙的枪决》和《凯撒之死》等。同时,他与拉法耶尔·德·格拉达、厄尔尼斯托·特雷卡尼、吉赛普·米涅科等一群艺术家和知识分子重新建立了联系,酝酿了反法西斯的“潮流运动”(Corrente mouvement)。

1941年
3月份,沙梭在米兰由特雷卡尼开办的一家小艺术画廊展出了他在1928年到1934年间创作的“掷骰子的人”、“骑自行车的人”、“狄俄斯库里”和“阿尔古”等作品。在展览介绍中,安赛齐称沙梭的作品“热情奔放,如同庄严热烈的颂歌,高亢、坚定”。沙梭在米兰和热那亚附近的科戈雷托工作了6个月,为参加Bergamo大奖创作2x2米的巨幅作品“三骑士之战”。他的妻子和女儿在这期间一直陪伴他。但是,由于政治原因,他的作品被Bergamo奖委员会拒之门外,给出的理由是画作太大,无法通过他们的大门。尽管这样,“咖啡馆”和“十字架降下的人”两个作品仍得以参选。

1943-1945年
沙梭与工业家普利墨·米纳维诺结识,受邀请到伊赛奥岛上的佐芝诺为其别墅绘制壁画。沙梭与米纳维诺等人一起从事反法西斯、反纳粹活动。他负责在伊赛奥岛上与第五军和加里巴尔蒂第五十三纵队的联络工作。在解放日当天,沙梭正在洛维勒的加里巴尔蒂第五十三纵队指挥中心。他的妹妹告诉他,有匿名信举报他曾在1937年米兰圣维托勒监狱受审时泄露反法西斯人士的姓名。沙梭当即返回米兰,到马特奥蒂纵队总部上缴了他的武器。在这里,沙梭对反法西斯运动的贡献得到正式承认。他绘制了很多插画作品,包括为阿雷桑德罗·曼佐尼的《伴侣的承诺》所作的58幅水彩画。1945年9月30日,Ciliberti画廊出版了沙梭的作品专集。10月4日,当时米兰最重要的画廊之一,圣拉德冈大画廊举办沙梭个人画展。他的许多源自莫泊桑小说《泰利埃公馆》的绘画作品都是这一时期创作的。

1946年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沙梭在米兰附近的瓦加纳成立了一个小型陶艺工作室,但很快又关闭了。他在图里奥·德阿比索拉的家中客居了几个月。在这期间,沙梭把他的绘画世界变成了陶艺世界:作品主题是马和骑手,还有源自“泰利埃公馆”系列的咖啡馆场景。沙梭在十分关注技巧的同时,还注意钻研上釉方法和尝试运用新的乳胶漆,试图提升各种效果。他的早期作品中,有些无论在材料还是结构上都引领了非形象艺术风格的发展。
沙梭与卢齐欧·封塔纳(Lucio Fontana)一同去意大利陶瓷制造业重镇利古里亚,自那时起他时常到利古里亚进行陶瓷创作。

1948年
沙梭的陶器作品首次在米兰的意大利绘画艺术博物馆展出。莱昂纳多·博吉斯在赛拉邮报上撰文评论道:“陶艺家阿里吉·沙梭,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个惊喜。他拥有天生的对热烈、明亮色彩的偏爱,带有阿拉伯式风格,飞扬的色彩和装饰纹样。这位艺术家迟早会在火焰与玻璃艺术中得到更大释放,寻求释放其实是最终的目的。作为一个艺术家,沙梭仿佛被魔咒控制一般,感性而迷茫。到最后,普通的绘画已经无法满足他了。他要抓住颜料,挤它、挖掘它、涂抹它。沙梭还需要‘机遇’这位杰出的艺术家来帮他共同完成创作。”这时,沙梭还开始涉猎雕塑。他第三次出现在威尼斯双年展上,展出了油画《耶稣在公会面前》。马德里举办的意大利当代艺术博览会上也展出了沙梭的绘画作品。

1950年
沙梭在撒丁岛伊格雷希亚斯的蒙特波尼矿山的驿站绘制了大幅的以劳动为主题的壁画。

1951年
瑞士卢加诺的加西亚博物馆举办沙梭油画、蛋清画和陶艺大型展览。

1952年
沙梭在雷纳塔·乌希利奥执掌的米兰科罗那美术馆展出。

1953年
沙梭带着一批利古里亚的萨沃那港口风光为主题的作品再次到科罗那美术馆展出。他还受邀为米兰市的斯卡拉歌剧院和巴勒莫市的马西莫剧院担任舞台美术设计。

1954年
沙梭第四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其中油画《洛雷托广场的烈士》当场被居里奥·卡洛·阿尔甘代表罗马国立现代艺术馆购买收藏。沙梭继续进行陶艺创作。年轻的“核运动”艺术家昂里科·巴吉和赛吉奥·丹吉罗来到阿尔比索拉。沙梭与封塔那一起成为阿尔比索拉艺术圈的领军人物。在一家意大利土风餐厅,他以阿尔比索拉系列故事为主题绘制了一面墙的大型壁画,展现当地的风土人情。他还为海滨大道制作马赛克拼贴壁画,为附近萨沃那的玛美里学校创作了陶艺外立面装饰。阿尔比索拉授予沙梭(还有阿吉诺勒·法布里、卢希奥·封塔那和阿斯格·约恩等人)荣誉市民称号。

1956年
沙梭率领意大利艺术家代表团访问中国。同行艺术家包括安东尼塔·拉斐尔·马斐(Antonietta Raphael Mafai)、艾根诺尔·法布利(Agenore Fabbri)、朱里奥·托凯透(Giulio Turcato)、拓诺·赞卡纳罗(Tono Zancanaro)和安皮里奥·特塔曼蒂(Ampelio Tettamanti)。访问期间《意大利访华美术家作品展》在北京帅府园美术馆举办。访问团还到了上海,杭州和广州等地,途中沙梭做了大量日记和速写,这次访问促成了沙梭日后中国题材的创作,代表作《新中国》以现实主义风格,表达了艺术家本人对新中国社会变革的热忱和向往。次年,沙梭在米兰圣菲德勒美术馆展出了“十字架之路”(Via Crucis),并参加了法国尼斯举办的国际陶艺展览。他回到撒丁岛,在加利亚里的加米纳教堂创作了描述加米利特修道院历史的巨幅马赛克作品。

1958年
沙梭在亚利山德里亚省的瓦伦西亚的人民会堂绘制了以和平为主题的壁画。

1961年
沙梭作为舞台设计师的首件作品问世。他为剧作“沉默之墙”制作舞台设计,次年还为米兰剧院上演的歌剧“罐子”进行设计创作。他的绘画和雕塑作品同时也在瑞士日内瓦雅典娜博物馆展出。

1962年
沙梭在撒丁岛帝希创作了以安茹王朝起义为主题的壁画。在后命名为阿里吉·沙梭堂的建筑中制作了大型马赛克石雕作品。沙梭后来在其他作品中常常运用这一技巧。例如比萨罗的瓦多圣安吉洛的意大利解放纪念碑就是他在1970年运用同样技巧与他的兄弟建筑师弗朗西斯科·沙梭共同创作的。他短暂地访问了北美大陆之后,创作了一系列灵感源自宗教思想的有关被压迫的世界的作品。著名哥伦比亚女高音歌唱家玛丽亚·海伦娜·奥丽瓦雷斯·美狄娜经常担任他的模特。12月17日,沙梭画展在阿姆斯特丹的厄恩特美术馆开幕。

1963年
沙梭经历了人生的转折点,他在西班牙马略卡岛购置了海伦尼塔-拉斯基加洛斯别墅作为他的工作室,进入了创作的黄金时期。他与自然和巴利阿里群岛文化的密切接触为他的创作带来新的灵感之光,并且拓宽了绘画的主题。其中以斗牛、风景、神话等题材的作品1965、1966年在意大利米兰、维罗纳、乌狄纳、威尼斯、佛罗伦萨、罗马、热那亚、萨萨里和帕雷莫等多地展出。狄诺·布扎提雅致而不无诙谐地评论这些马略卡岛上的作品道:“阿里吉·沙梭人生新的一页叫做马略卡岛——可怕的、特别的太阳,可怕的、特别的色彩(与他的家乡撒丁岛不无相似之处),日上三竿时雄伟的教堂,斗牛活动、牛、斗牛士,更多斗牛活动、更多牛、更多斗牛士,葡萄酒、血、狂热和死亡。他似乎被注入了暴力、狂热的血液。马圈因维修而关闭,斗牛培育基地却开门营业。斗牛仿佛奔流的黑色与紫色,冒着愤怒的蒸汽,展示着肌腱与血肉之躯。还有那绝望的利刃、愤怒、终结的恐惧、致命的时刻。最终一切都好。若我是传奇斗牛士科尔多瓦或是维帝,我也许只怕一件事:今天下午我将要面对的斗牛身上带着阿里吉·沙梭的签名。”

1964年
在洛帝的大教堂后殿创作马赛克壁画。

1965年
在蒙萨市立美术馆展出绘画和雕塑作品。

1966年
沙梭受到罗马尼亚政府邀请在布加勒斯特举办了展示其100件作品的大型个展。

1967年
沙梭移居到布里安察的蒙蒂契罗。卡利亚里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了沙梭大型个展。

1968年
在Trentadue美术馆,沙梭只展出了三幅不同风格的作品。他创作了一系列巨幅作品,其中油画《切·格瓦拉》被赠送给古巴圣地亚哥艺术博物馆。

1969年
在一次前往南美洲的长途旅行中,海伦尼塔和阿里吉·沙梭拜访了他们的密友,伟大的墨西哥画家大卫·阿尔法洛·西盖洛斯。西盖洛斯正在墨西哥城文化中心创作大型壁画。

1970年
Trentadue美术馆再次在各个城市巡回展出了沙梭的《红色的人》系列作品(1929-1933)。

1971年
沙梭与封塔那一起在Trentadue美术馆展出了他在阿尔比索拉创作的陶艺作品,并以他的作品随“罗马四年展”主办的意大利小型铜雕巡展到中美洲、南美洲、日本和匈牙利等国展出。

1972年
沙梭为在维罗纳圆形竞技场上演的歌剧《乡村骑士》设计舞台和服装,该年与哥伦比亚籍女高音歌唱家海伦尼塔·奥丽瓦雷斯(Helenita Olivares)喜结连理。

1973年
都灵皇家剧院重新开放,沙梭为著名歌唱家玛利亚·卡拉丝和朱塞佩·德·史帝法诺主演的歌剧《西西里晚祷》设计舞台和服装。重新开放的梵蒂冈现代宗教艺术画廊专门辟出一间沙梭展厅。他的代表作1943年的《基督下十字架》和壁画《地中海的神话》在此永久展出。沙梭进入绘画工作的高峰期。他1938年在弗萨诺入狱期间的手稿在波蒂奇美术馆首次展出。

1975年
10月份,沙梭与瓦尔特·波纳提到委内瑞拉的亚马逊丛林探险,寻找世界最高的安吉尔瀑布。这一旅行留下了一些写生、水彩和油画作品。有些是当场创作,用浓重、流动的色彩再现了当地的风光和景物人情。
沙梭获得欧洲艺术奖,并为西耶那赛马会绘制旗帜。

1976年
沙梭完成了佩斯卡拉市圣·安德鲁教堂的两幅大型马赛克壁画。出版了一套六幅带有拉法埃尔·阿尔贝蒂诗歌的大型铜版腐蚀画《黎明之路》系列。

1977年
米兰里左利中心展出了沙梭早期未来派时期(1927-1929)的作品。瓦尼·施维勒出版了由卢西亚诺·德·马利亚编辑的《未来派的沙梭》一书。沙梭在荷兰鹿特丹举办了以《骑自行车的人》为主题的作品展,并为安东尼奥·格拉穆奇绘制肖像。他还在加拿大多伦多市的麦迪逊美术馆展出,并举办关于意大利艺术的一系列论坛。
同年,他获得努奥罗市自由奖,作品《金黄色的路》被赠与威尼斯佩萨罗宫博物馆。

1978年
沙梭前往古巴旅行,此间受到启发并创作了一系列油画和素描作品。

1979年
沙梭在多伦多麦迪逊美术馆展出了根据加拿大诗人欧文·莱顿(Irving Layton)的诗歌创作的15幅名为《无迹可寻》的系列版画,为巴尔塔扎·波采尔和马略卡诗人米盖尔·波塔·托托的诗集绘制插画。此年有几部重要书籍出版,其中马德里出版的20卷《Guadalimar的当代艺术笔记》献给沙梭。

1980年
沙梭为维罗纳圆形竞技场上演的歌剧《卡门》设计舞台和服装。在Trentadue美术馆举办了一个以骑自行车的人为主题作品的大型展览。吉亚尼·布雷拉出版了《阿里吉·沙梭的骑车人》一书。

1981年
沙梭离开蒙蒂切洛回到米兰,在布雷拉区定居。

1982年
沙梭获“伟大米兰的卓越贡献者”称号。由他在1943年绘制了58幅水彩插画的《伴侣的承诺》于当年5月在米兰曼佐尼大厅展出。沙梭将名为《普罗米修斯之迷》的壁画捐献给撒丁岛的萨萨里市。壁画在撒丁省宫殿举办的沙梭个人展览时展出。

1984年
古城费拉拉市的钻石宫举办了沙梭的大型个展,展出作品111件。之后该展览巡回到罗马的圣天使城堡展出。这一年他的《石版画作品图集》出版。西班牙塞维利亚,梅南德斯·佩拉尤国际大学主办的意大利文化周期间展出了沙梭的135件作品。沙梭成为圣卢西亚国家学院和罗马教皇画院成员。米兰皇宫举办了沙梭大型个展,展出的270件作品中包括绘画、陶艺、雕塑和壁画等。藉此机会,沙梭赠送一件雕塑作品给米兰市政府,该雕塑今天仍竖立在市内。沙梭还在德国巴德洪堡的城市美术馆和谢菲尔美术馆展出了他的雕塑和一些绘画作品。

1985年
沙梭的巡回个展《伴侣的承诺》在多伦多意大利文化中心﹑蒙特利尔当代美术馆﹑渥太华国家图书馆举办。时任意大利总理克拉克西参加了沙梭的大型雕塑在米兰市三色广场的揭幕仪式。在马德里胡安·格里斯画廊举办个展。《育马》雕塑系列中的两件作品落成于米兰商业联合会大楼花园和圣马力诺共和国广场。

1986年
在西班牙马略卡佩拉雷斯画廊展出。沙梭被提名金融警卫队荣誉下士,这是一项曾经授予作曲家吉亚科莫·普契尼和意大利著名诗人加布里尔·邓南遮的荣誉称号。他的三幅曾参加第九届罗马四年展和“劳作之地”展览的作品参加了米兰三年展。他还在米兰宝嘉蒂·瓦赛奇宫和曼图瓦的曼特那宫举办的Chiarismo展上展出了1930年代的10件作品。
沙梭参加第十一届罗马四年展。经过五年的时间,沙梭完成了以但丁的《神曲》为主题的113幅油画,其中3幅为莫斯科普希金美术馆收藏。

1987年
沙梭获得西班牙马略卡岛帕尔马市的自由市民奖。德国慕尼黑当代美术馆举办了他从1927到1985年间作品的大型个展。同样在慕尼黑,他还在卢夫美术馆和艾辛格美术馆举办了展览。选自《伴侣的承诺》系列的58幅水彩画在丹麦哥本哈根展出。
应意大利布雷西亚市政府和省立反法西斯委员会的邀请,沙梭参加凉廊广场屠杀十周年纪念活动,并展出了《通过红色的人走向枪击事件》的系列作品。个展《景观》在意大利韦尔巴尼亚市的景观博物馆和阿真塔市政府举办。佩斯卡拉市的吉西城堡举办《但丁和沙梭》展,首次展出以《神曲》为题材的作品。都灵市里沃利城堡举办了沙梭六十年从艺大展。在这里,沙梭赠送了40幅1938年在狱中创作的素描给都灵市所在的皮埃蒙特地区。

1988年
在西班牙马略卡岛帕尔马市的十四世纪哥特式建筑内举办了沙梭个展,有90件绘画和雕塑作品参展。

1989年
在巴塞罗纳和东京举办个展。《神曲》系列在但丁故乡拉文纳墓地展出。沙梭的雕塑代表作《育马》赠送给米兰市,竖立于市中心的布雷拉宫美术馆(Pinacoteca di Brera)前。

1990年
沙梭在米兰和罗马举办两个雕塑作品展。同时,《沙梭的雕塑和陶艺1939-1989》出版。在马赛拉塔的圣保罗教堂展出了1931到1990年间创作的并由私人收藏的50件作品。根据意大利诗人邓南遮的诗歌《金牛座》和作家沙沙的作品《巫婆与船长》所做的插画作品在米兰Trentadue美术馆展出。世界杯足球赛期间,雕塑《骑自行车的人》竖立于米兰市,并举办了《雕塑之路》展览。伦敦Shurini画廊展出了沙梭的《地中海的神话》主题的油画和雕塑等作品。此年根据文学作品创作了许多插图。

1991年
在意大利南部伊斯基亚市的阿拉贡城堡举办个展。意大利时任总统弗朗切斯科·科西加到场参观。法布里出版集团出版了马可·罗西编著的《沙梭·1929-1990年的设计》和保罗·波多盖希的《沙梭·雕塑》。

1992年
为庆祝沙梭的八十岁生日,在南美洲巴西圣保罗美术馆﹑哥伦比亚的波哥大现代艺术馆﹑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艺术中心等地巡回展出了八十多件作品。这些活动同时也是意大利政府主办的“全球的意大利艺术”当中的项目。1993年

沙梭为布鲁塞尔欧洲议会新楼完成面积达150平方米的陶瓷壁画《地中海神话》。他还按照他自己的设计完成了在西班牙马略卡岛波伦萨的工作室。次年他完成版画作品集《手画稿》。

1994年
美国洛杉矶阿曼德·哈默基金会委托沙梭制作的手稿卷在《莱昂纳多之桥》巡回展览上展出。这个展览首次将当代艺术家的绘画作品与莱昂纳多·达芬奇的原作放在一起展出,在瑞典三大城市举办。沙梭还在他马略卡的工作室迎来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丽戈贝塔·孟珠作为他的肖像画模特。

1995年
沙梭受他的密友,西班牙著名艺术收藏家佩德罗·赛拉邀请,第二次访问中国。沙梭是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的官方代表团成员。他出席了中国美术馆展出的胡安·米罗画展。
他在这年创作的两件大型雕塑作品“Nouredduna”和“Il dio Pan”后在圣马力诺展出。沙梭被意大利总统奥斯卡·卢伊吉·斯卡法洛提名为“大十字骑士勋章”获得者,这是意大利共和国最高荣誉。在蒙特卡提尼的波特盖希沙龙举办了包括《伴侣的承诺》等80多幅水彩作品的大型展览。斯卡法洛总统亲临展览。伊利索出版社出版了安东内罗·尼格里撰写的深度剖析沙梭艺术作品的《阿里吉·沙梭》一书。12月份,在意大利贝加莫市当现代艺术美术馆举办了沙梭个展。

1996年
沙梭和他的妻子海伦尼塔·奥丽瓦雷斯把1927年至1996年期间创作的362幅作品(217幅油画,130幅素描和15件雕塑作品)捐献给瑞士卢加诺市。
该年重要展览包括在奥斯塔圣贝宁中心展出《红色的人》系列,在西耶那圣玛丽博物馆展出《神曲》系列作品。

1997年
在瑞士卢加诺创建了阿里吉·沙梭和海伦·奥利弗基金会。在沙梭撰写的自传《色彩的呐喊》中,他追溯了自己的一生和作为艺术家的重要时期。是年完成了西班牙巴利阿里群岛政府委托的大型雕塑,作品呈现了未来派的尺度。“沙梭:圣人”展览作为首场展览为新落成的意大利居里安诺瓦市辉煌艺术博物馆(MAS)揭幕。

1998年
《神曲》系列手稿在克罗地亚首都萨格勒布的加得利佳·克罗维奇维·多夫瑞博物馆展览。沙梭为在西班牙马略卡岛上举办的第二十届大学生运动会制作完成铜雕塑《骑自行车的人》。这一雕塑现在已是马略卡的永久城市雕塑。

1999年
阿里吉·沙梭和海伦·奥利弗基金会举办了首次回顾展《沙梭——未来派1927-1929》。随后陆续在卢加诺和马略卡展出了他的未来主义时期作品。7月17日,从沙梭87岁生日当天开始直到9月份,在佛罗伦萨斯特罗齐宫举办了他的大型个展。6月24日,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授予沙梭天主教伊莎贝拉女王勋章。

2000年
阿里吉·沙梭和海伦·奥利弗基金会在西班牙马略卡成立,以保存和宣传沙梭的艺术遗产。7月17日沙梭于88岁生日当天在西班牙马略卡岛波伦萨的家中去世。他的骨灰被存放在瑞士韦济亚市的圣朱塞佩礼拜堂。

$Page$
《赤子之心-纪念阿里吉·沙梭诞辰100周年回顾展》前言
王璜生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阿里吉·沙梭(Aligi Sassu)是意大利现代艺术史上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之一,也是新中国之始认识的一位重要的西方现代艺术家。1956年,他作为意大利艺术界和知识分子界代表团团长率队来到当时被认为“红色阵营”的中国访问,并在中央美院美术馆的前身“帅府园美术馆”举办了“意大利访华美术家作品展”,吴作人先生、王琦先生等撰文评论这一被认为“新中国以来第一个西欧访华艺术家代表团”的展览,齐白石老先生热情接待他们,并曾用疑问的口吻问询这些“西方”的现代艺术家究竟画了什么和画得怎样。这些,都说明了在这一特殊的年代中西方及不同意识形态、文化阵营之间,阿里吉·沙梭们的到访、交流及展览所产生的深层意义。时隔半个多世纪之后,阿里吉·沙梭的展览又一次来到中国,又一次在中央美院美术馆,当然是迥别了“帅府园”的新的展览空间展出,使我们得以在欣赏阿里吉·沙梭艺术的同时,重温他曾为中国带来的现代艺术观念及在文化交流中扮演的角色,以及那样的一段不一般的政治文化历史,并更全面地认识阿里吉·沙梭的艺术历程。

阿里吉·沙梭的现代主义艺术历程契合及见证了二十世纪西方的社会文化史,一方面,他积极投身于动荡、焦虑及兴奋的社会现实及演变之中,用艺术的方式直面社会与人生,包括阶级、人民、战争、城市、生存、制度等,从而探询着平等、自由、生命等人类终极问题;而另一方面,他凸显西方现代主义艺术中未来主义、立体主义、浪漫主义、原始主义、印象派等多种艺术流派的发展逻辑,以探索、反思、实验的方式推进着艺术的发展,在油画、雕塑、壁画、陶艺、版画和素描等多个领域留下了丰厚而富有创造性的艺术遗产。

阿里吉·沙梭的艺术语言交叉着浪漫主义情怀与现实主义态度,融合西方二十世纪丰富活跃的现代艺术风格,以及意大利传统艺术的迷人意蕴,其色彩强烈、笔触无羁、富有诗意和动感,而造型沉实,透露出内在的生命感。正如他的代表性系列作品《红色的人》,一种来自内在的活力及尊严,与充满热情的张扬力量构成了对生命的赞美;而有意思的是,他1956年访华后创作的《新中国》,其构图、形象、色彩及观念,完全是“新中国式”的,与他前后的现代主义风格的作品拉开了很大的距离。其实,这正是艺术家的一种无拘无束创造力的体现及对现代主义艺术的丰富理解与表达。

为纪念意大利这位伟大的艺术家诞辰一百周年,在阿里吉·沙梭和海伦·奥利弗基金会的大力支持下,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了《赤子之心-纪念阿里吉·沙梭诞辰100周年回顾展》。这次回顾展按照时间线索完整展现沙梭一生中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品140余件,特别是当年沙梭中国之行做了大量日记和速写,并于回国后进行的关于中国题材的创作,这些文献资料及作品在这次展览中也首次向公众展出。

深深感谢为这次阿里吉•沙梭回顾展所做出努力和贡献的机构及个人!特别要感谢“阿里吉·沙梭和海伦·奥利弗基金会”捐赠了阿里吉·沙梭作品为我们永久收藏,再续了阿里吉·沙梭与中央美院美术馆永久的历史之缘!


2013-5-3于中国北京中央美术学院

 

作品图片

作品图片

现场图片

现场图片

快捷登录帐号密码登录
  •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将作为您的登录账号
  • 验证码
  • 账号
     
  • 密码
可使用雅昌艺术网会员账户登录

儿童公共教育活动预约表格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成人公共教育活动预约表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团体公共教育活动申请表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讲座活动预约表

姓名:
性别
联系电话:
有效证件类型: 身份证
证件号码:
电子邮箱:

温馨提示

尊敬的观众您好!感谢你参与我们的公教活动,期待您的到来!如因故不能准时参加活动,请发送短信至13261936837(梁老师)取消预约。如连续爽约三次以上,将影响您在我平台快速预约的征信,敬请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