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纪实|皮相之下:与马克奎恩的对话

时间:2019年3月8日中午12:00

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报告厅

对谈嘉宾:

马克·奎恩(艺术家)

王春辰(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

乔纳斯·斯坦普(红砖美术馆高级策展人&资深研究员)



高高:各位观众朋友、同学们,大家中午好。非常感谢大家在午饭时间来美术馆参加“马克·奎恩皮相之下”的开幕座谈。

相信大家对马克·奎恩都有所耳闻,他是国际知名的当代艺术家,上世纪九十年代早期,他与几位同期的艺术家重新定义了当代艺术的创作和实验,并以此进入了公众的视线。

马克·奎恩的艺术主要探讨了什么是身处于世界之中的“人”——关注于人类和自然的关系以及这种关系如何通过人类的欲望来进行调节;另外他的作品也探讨身份和美感意味,人们为什么被迫去改变自我等等问题,并通过作品来表现当下趋势和社会历史。

今天的开幕对谈除了邀请到马克奎恩以外,还有另外两位对谈人,一位是中央美院美术馆副馆长王春辰教授,王老师长期从事现代美术史及当代艺术理论与批评研究。

另外我们还特别邀请到Jonas Stampe先生,他是来自于瑞典和丹麦的艺评家和策展人,斯坦普先生从2001年开始已经在欧洲、美洲策划了近50场不同的活动和展览。2017年,他加盟北京红砖美术馆,现任美术馆高级策展人及资深研究员。

今天以上三位资深人士将给我们带来一个多小时的精彩对谈,对谈后会有半个小时由现场的观众提问。欢迎大家关注也踊跃参与,下面我将舞台交给以上三位对谈人,请大家鼓掌欢迎。

1553136265229740.jpg

王春辰  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

王春辰:大家久等了。下午的展览即将开幕,在策展过程中我和马克·奎恩有过深入的交谈。我觉得这次讲座应该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对于当下讨论问题的一个特殊案例。

早上的时候,我们还想怎么进行交流,而不是泛泛地说一些事情。

马克·奎恩过去曾在剑桥大学学习艺术史,所以他对于艺术历史、对于艺术有很好的理解,这就说明他的作品和一般的艺术家有一点差异性。我的问题是今天他的作品来到中国,或者是无论在哪里展示,在今天作为一个艺术家做艺术的意义在哪里?这是一个特别基本的问题,越是基本的问题越能触发最深刻的思考,所以请马克·奎恩围绕他的创作和他的作品,让我们来分享一下他的思考。

1553136552362999.jpg

马克·奎恩  艺术家

马克·奎恩:这个问题其实有一点宽泛,我觉得作为一名艺术家,通过做一些作品来理解这个世界,能够让我们扪心自问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可能是其他普通人不会问自己的问题,我们能够因此而进行反思现在所身处的世界,不仅仅是现在的这个世界,可能是未来,还有可能是过去的世界。不仅仅是对于我们现在的人,还有未来的人,比如说未来将在世界上怎么样生存?怎么样生活?这是我们艺术家思考的问题,也是我们的艺术史,就好像在过去和过去对话一样,同时我们也在对未来进行展望和对话。我们会有不同的方式来进行表达,对自我的表达。咱们是不是聊一些比较特定的问题,不是说的那么宽泛,因为这样比较有的说。

王春辰:有一些问题我以前也问过马克·奎恩,我想跟在座各位再分享,在80年代当你一开始创作的时候,最能够触发你去创作的著名的《血头》,为什么突然想到那样的一个方式?

马克·奎恩:我现在先把我的这件作品放在幻灯片上。这个作品我是希望把现实生活折射到艺术当中,可以说是一个自我探寻的结果。我希望以此来探索人和艺术和现实的生活之间的联系,我希望它是一个具有现实性的作品,同时我也希望它来自身体的一个部分,当然我也不想为了做这个作品把我的胳膊砍下来,所以我想到可能“血”是一个非常有意思、有含义的介质和媒介,因为它是我们身体当中产生并且会不断产生的一种媒介,而且我们会不断地做血液的重生,血液又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所以我们的身体会不断地重塑血液、重新循环血液。在这种方式当中,世界通过血液的方式重新展现,它所传递的感受是我们用血液做成一个作品,再次重现身体的力量,其实我一开始想做的并不是一个自我的一个雕塑,后来我想既然我要做这样一个身体的雕塑,我可以做一个关于身体的重塑、重生的雕塑。但是我不想说把血液风干、晾干,我想做的仅仅是一个血液的东西,就想我可以做一个头形的雕塑《血头》把它冷冻,它是直接的从血液当中汲取出来的,这和我们人体本身的部分又紧密相关。所以从这个作品当中大家会引起思考,我们现在生活在世界上,当我们死去之后会怎么样呢?是我们消失了吗?所以在这件作品上,我希望能够来探讨:我们对于生命的反思,同时对于我们活着的人不同含义的探索。

那么活着意味着什么?当然我们在做雕塑的时候不一定要完全的1:1的造型,我们可以做80%、95%等等,但是如果我们能做1:1、完全的,好像做一个和我们活着的人一样同等比例的雕塑自然是最好的。当然我们还需要给它进行一个比较好的库存和储存,最后必须和一个基座联系在一起,在我的这个作品当中要有一个冷冻装置,还有需要再加上投射装置才能够来展现这件作品。

我觉得在现在复杂的社会中,大家能够有机会来探讨这些人体部件的雕塑,真是很有意义的问题;还有它是否能够存续下去呢?存续性和延续性也是一个问题。

另外一个层面是它所体现出来的文化和社会含义,还有关于自我的含义,这也是为什么我最后来做新雕塑的原因之一:我最近要做一个关于难民的雕塑作品,用到了很多难民的血液。我的想法是要用数千名难民身上的血液做一个作品,希望这样的作品未来能够更好地帮助到别人。我想给大家放一段视频。

刚才我给大家看到的视频是想表达,我们互相之间都是有联系的,从我们的血液当中可以看到如何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艺术到底能不能改变世界,艺术家能不能让艺术在艺术史史界之外的真实的世界中,可以非常好的存活下来,比如像这个作品,2005年在伦敦,我做了这样一个雕塑《AlisonlapperPregnant怀孕》其实在伦敦的时候,我大概是用了两年的时间做出来这样一个雕塑。我意识到如果大家看到这样主题的艺术,可以直击心灵,在你的精神上,就算是有一些什么样的鸿沟或者是屏障也可以跨越过这样的鸿沟。这真的是关于在公共地带去放一些我自己觉得有意义的内容。我在想难民危机的事情,我在想血液的事情,我想能不能两者结合起来放在一件作品里。希望艺术不仅仅在画廊中,在一些艺术馆当中存在,我希望让它们真的可以去改变世界,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以及改变人们的生活,从而让大家更多意识“原来艺术除了艺术品本身以外,对于现实世界还有其他的意义”。这就是我想要做的事情。

1553136658892774.jpg

乔纳斯·斯坦普  红砖美术馆高级策展人&资深研究员

乔纳斯·斯坦普:其实我1997年看到《自我》这件作品时,当时觉得特别震撼,后来知道你用了十种不同的血液,这是有什么象征性的意义吗?

马克·奎恩:其实不是都在人体当中是循环的,而且他也真的是跟我的头的比例是一样的。来做《自我》这个血头塑像。

乔纳斯·斯坦普:当然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艺术家都会这样做,但是我真的觉得你在使用这些不同的概念、形状,还有一些介质的时候,非常创新。

马克·奎恩:对,其实我现在在这个系列当中还有一些新的作品,人们过来看,同时还可以让人们讲述一些他们的故事,有一些人会献血,现在已经变成意义更广大的事情了。

乔纳斯·斯坦普:你在90年代的时候关注艾滋病,你对这些社会问题非常关注。

马克·奎恩:是的,那个时候可能还不是这么非隐藏性。90年代我做这样的血头塑像,还有一墙我自己的手印,这次跟CAFA合作做展览,也希望学艺术的学生来参与展览,都可以去把自己的手印印在面团上面做成面包手,让更多人的一起来参与。

王春辰:刚才马克奎恩谈到了他的《血头/自我》,包括在纽约做的一个众多人参与的采血活动,我们想知道一个艺术家能够从个人的视角拓展到广泛的公共性。包括楼上展厅里有一个“面包手”的作品,也是由众多人参与,把看起来很简单的制作面包的过程变成一个公共活动。这种公共性的思考在他们这一辈艺术家是不是特别普遍的?曾经一段时间我们总是强调艺术家是一个独立个体,要保持自己的独立,但是马克·奎恩的作品是走向了更大的公共性。我想知道的是,对于公共性的问题,你是是怎么思考的?

马克·奎恩:其实我觉得这种联系就是人们的意识。开始做《自我》系列之后,我想让更多人参与进来,我想帮助一些残疾人,关注难民问题等等,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合理的过程。在我们的文化当中也是这样的,艺术是一种沟通的媒介,我们通过艺术跟别人分享你的话语,我觉得艺术是跟人沟通的很好的桥梁和媒介,我希望通过艺术去触击到更多人,我自己也觉得现在需要回馈社会,关心一些社会问题,不光是为了名或者是利这些,我们必须融入到整个公共社会当中,艺术家是有责任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

1553136757968136.jpg

乔纳斯·斯坦普:对的,其实《路易十六》这样的作品,还有做面包、水、面粉、酵母,放到一个烤箱,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过程。但是我认为这些人通过这样一个简单流程,可能真的会意识到,世界上的饥饿问题、饥荒问题,贾克拉蒂他在做行走的人,你也在做跟他比较像的艺术作品。

马克·奎恩:是的,谈到一个人的身份认同,你问30个人,可能30个人会给你不同的答案,我们看一件艺术作品的具体过程,你让每个人去解读的时候,他们都是不一样的。对于有些人来讲,就算他看到一个艺术作品不是那么理解,却仍然对他的精神和心理会有撞击,我觉得某种程度讲,艺术是全世界人的记忆,甚至成为一种政治上的历史。

乔纳斯·斯坦普:你有非常多的一些材料、形状、媒介,作为一个艺术家,你一直在进行概念上的改变。

马克·奎恩:是的,我从大卫鲍依这样的音乐家身上,看到他的职业跟我作为艺术家之间的联系,要重新塑造自己,重新把自己再发明出来。在我的作品当中我也非常关注新的想法、新的领域,因为这是非常启发我的事情。我觉得作为艺术家来讲,这个职业的美丽之处就在于任何人、任何事情都可能会给你启发,我对这个过程非常着迷。同时我在想,如果我对某件事情非常有兴趣的话,世界上肯定存在着某一个人同样也对这个事情有兴趣吧。这虽然是我自己的旅程,这个旅程其实应当跟其他人也是有链接的。

王春辰:大家知道艺术本身是一个特别复杂的过程,在座有许多学生或者是社会或者是来自美院的艺术家,每个人的创作都有一个历史的过程。马克·奎恩自己也讲过他去大英博物馆、其他美术馆看到很多过去的作品,当所有这些作品在他的记忆里产生一种图像的时候,他很自然产生对现实的关注?比如这件作品《Alison》他也提到了,他在大英博物馆发现很多雕像残缺了,他发现这种残破、残缺有了一种历史穿越,他把历史的穿越和当下结合。我更想请马克·奎恩谈一谈他如何在艺术史的学习中,把这些自然地转换为他对当下问题的创作思考?在这一点上,我想知道他是一个思考型的艺术家,还是一个直觉性的艺术家?请马克·奎恩谈一谈他的体会。

马克·奎恩:我觉得每个艺术家肯定都会去反思自己是谁。每一个艺术家如果他是有意思的艺术家,肯定都有一套跟艺术打交道的方式。对于我来讲,我必须要尊重自己的本真、我自己这个人,我自己就是对这些社会议题感兴趣。当然作为一个艺术家,你在学校里的时候肯定要学怎样做一个雕塑作品或者其他的装置艺术等等。但是你对于一些社会问题、或者对于更广阔议题的表达方式,是一个自然形成的过程。

乔纳斯·斯坦普:你在《怀孕Alison》这个系列,《血头》这个系列,大家看到这些作品的时候会关注里边的内容,会让我感到刺激。

马克·奎恩:包括我在纽约做这些作品的时候,有一些人都会害怕,他会觉得我这个艺术作品要是展出受到公众的异议怎么办?一些不好的评论怎么办?我觉得这些应当是鼓励的,即使你可能会受到一些异议,艺术家也应当有这样的勇气。

1553136854941907.jpg

王春辰:我还有一个问题,你自己怎么看英国的当代艺术?我们看英国的当代艺术几乎看不到一个方向,看不到一种普遍性的统一的潮流,艺术家各具特点,在今天的国际范围内的艺术领域里产生了很多影响,你自己怎么看,因为你是一个参与者。

马克·奎恩:我觉得其实跟我同时代的这些英国艺术家,我们看到的一个潮流就是想把现实展示出来,人们想把现实生活通过艺术展示出来。我觉得萨拉·卢卡斯、达明安·赫斯特这些人其实都变得更加真实,这些人跟我是同龄或者是同时代的,我们能够让公众真正参与到艺术当中,而不是仅仅把艺术是看作一种边缘化的,只有少数人感兴趣的领域。我们把艺术从一个小众变成了一个主流的东西,这就是我们当代艺术家共性的特点,但是尽管这样,每个艺术家都有不同点,都有各自的视角。

要说定义到底是现代还是后现代?我对于这些定义并不是很在意。我不在意这些分类。做事情、做分类确实是有用的,但是作为艺术家,我们不应该太拘泥于或者是太纠结于到底归于什么类,我们应当考虑做更有意思的艺术,做更有渲染力的艺术,而不是把我的艺术定性或者是加标签。

乔纳斯·斯坦普:一直以来您都对人类、人体,对人类生存的状况非常关注,而且您的一些想法,比方说让观众在作品上来走一走,这种体验和之前其他的艺术家是不一样的,而且你关注的还有一些经济方面的主题,我觉得非常棒。

马克·奎恩:你提到这一点我觉得很有意思。尤其是你讲到艺术作品和经济性的关系,如果没有经济性,我就没有办法继续来做艺术作品,但是还有另外的一个方面,我们可以用一些非常脆弱的或者非常精细的材料来做产品。比方像冷冻的血液、面团等这些可能看起来是很娇嫩的材料。不管怎么样,我觉得作为艺术家,我们在所有的作品探索当中,都会碰到一个终极挑战,就是怎么样来处理阴和阳的关系,怎么样处理对立的两个关系,这种探索也在我的作品当中呈现出来的。

乔纳斯·斯坦普:你用了很多身体的部分,当然不一定是人类活着的身体,但是类似的作品和材料。

马克·奎恩:是的,艺术它之所以让我感到兴奋的一点,是我们不需要先考虑它的材料才能来做艺术品,我只要有一个想法就可以来做,我们可以在一张白纸上,可以在其他任何媒介上,我们用自己的手、自己身体或其他部分都可以做艺术,这就是艺术的独特之美,艺术家因此能够不停改造,不停变化,所以我们创作的空间是永不枯竭的。


王春辰:谢谢,下面时间留给观众。大家问你们关心的任何问题,机会非常难得。

 

问题一:您刚才提到您想用艺术来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我想问:您对艺术本身是怎么看待的呢?在艺术世界当中有一些不平等性,比方说可能因为一些性别或者是不同文化的背景就有一种不平等的问题。

马克·奎恩:是的,当然这些你提到的不平等的问题,在世界各地都存在。我觉得面对这些问题我们有一种不同的视角,有很多女性艺术家现在有更大的能力,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的艺术家也能有更大的能力。这不是一个现在才有的问题,这是一个历史性的问题。如果大家只能接受那些主流的艺术家,这是非常不公平的事情,但是现在的世界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世界了,世界变得更加公平,接受度更高。

 

问题二:马克·奎恩您好,我有一个问题:人工智能有没有对您在未来的作品创作当中有所影响?第二个问题:您的作品最终《我是完美的》这个作品您是怎么想的?

马克·奎恩:这是一件钻石作品,目前我对人工智能的了解不是很多,但是我自己创作过程中还是喜欢用一些新的技术和新的介质。比如用了很多3D打印,我觉得这些介质,我们应当看作是一个工具,通过这些工具我们可以有一些新的界面、新的体验。对艺术家来讲,我们会保留一些比较传统的材料或者是媒介,而在传统和最新技术这两者之间的模糊性又很有意思。你问的问题《最终我是完美的》这个作品当中这是一个人工合成的钻石,2000年的时候,当时全球刚刚在开始做人工钻石,我是想要探索这个领域,在一个高压炉内把炭元素放进去,进行塑造和塑形,发现钻石开始结晶,然后就有一个最原始的钻石,之后我再进行雕刻、切工。我自己做了很长时间,最后把它变成了一颗钻石。

我想传递的想法是炭元素是人类生命当中很重要的元素之一,人死亡之后,或者树木干枯凋零之后也是变成一种化学元素,炭是其中之一。炭这个元素和其他的一些塑料物件和材料是紧密相关的,这一点对我来讲很有意思。而且这个作品的名字叫《最终我完美了》,这个名字也是有一定的反讽意义,似乎我们都在追求完美,可是完美却并不是最终的结果,因为最终的结果是大家都会不断地循环,好像炭元素会不断地回归它的本真一样,这有点儿反讽的意义,是我想在这个作品当中探讨的。

 

问题三:我想问马克·奎恩先生,您说很关注一些社会性议题的作品,社会性议题的作品在实现过程中需要很多社会资源,包括一些影响力,生效过程中需要很多媒体的支持才能生效,你觉得做这种类型艺术的时候,这些是很重要的吗?如果这样来看,比如说特朗普建一个边界墙是否也可以说他是一个艺术作品呢?

马克·奎恩:您问的问题非常有意思,我觉得这是一个有负面意义、消极意义的艺术作品。从这个角度来讲特朗普总统是一个在做消极意义作品的艺术家。因为这堵墙它是一个标志,这个墙在那儿它也不会真正阻挡墨西哥移民,它只是一个标志、只是一个印记,从这个印记中传递的是隔离、分离,如果从艺术角度来看,他称不上是一个艺术家。

 

问题四:我看您的作品最直观的感受是身体感,包括这次展览王老师给这个展览起名“皮相之下”,跟您的作品特别贴切,所以我的问题是您为什么一直很关注身体?

马克·奎恩:原因刚才已经讲到,我一开始在探索到底人的意义是什么的时候用了人体的部分。我觉得这也是大家所共处的情景。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生命体,如果未来有一天,AI人工智能代替我们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在那之前我们都是活生生的人体,自然我们想要去探索人体的意义,希望在这样的探索当中建立起人和人之间的交流,这种交流不需要翻译、不需要语言,因为这种交流是我们共享的语言。

 

问题五:您好马克·奎恩先生。刚才您谈论了钻石和炭,在您的作品里你颠倒了性别的关系。在您的雕塑里边颠倒了传统的完美雕塑的形象和畸形雕塑的形象,我感觉你一直试图在谈论两极的问题,您也提到阴阳的问题。我很好奇在您展出的过程中是否有哪些观众对颠倒以后的反映给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且启发了您新的一些想法?谢谢!

马克·奎恩:是的,和观众的互动是非常有意思的,而且对我来讲也是非常有启发性的。因为我一直想了解看了我的作品之后观众是怎么反映的,哪怕这种反映不是他们私下里一对一传递给我的,哪怕是通过媒体来传递的,我也觉得是非常有意思的,因为我觉得能够从这种反映当中来了解观众他们的感受,这是我在创作浪非常重要的灵感来源。

 

问题六:您有艺术史的教育背景,为什么决心最后想来做艺术作品而不是做艺术史的批评研究或者是理论研究呢?第二个问题:您是怎么看待您的背景,这个事实是怎么样让您和其他的艺术家相区别的?

马克·奎恩:先来回答您的第一个问题:事实上我研究艺术历史之前就已经是艺术家了,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做艺术作品,我读书的时候就自己做一些作品,我当时甚至不知道我做的是艺术,但是我已经在做这些艺术作品了。最后我学了艺术史,我申请这个专业是因为如果我要真正做艺术,我要严肃地做艺术的话就要了解艺术史怎么来的、怎么发展的、艺术史怎么传递的,我需要去了解整个艺术发展的历史。至少我要知道我是拾人牙慧重复做一些作品还是做一些创新性的作品。

这也是我回答您的第二个问题,我认识很多艺术史学家,也认识很多艺术家,在我做艺术的时候,我看着自己的作品,能够看到那些有意思的点,这些有意思的点是艺术历史和现代观点的结合。好像是在和历史、和未来做对话,在很多别的艺术家当中,他们更多探索的是可能自我或者是自身体验的一个关系。

 

问题七:刚才您说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说,应当有义务来帮助这个社会,我要问的是您如何觉得艺术可以帮助社会呢?就像您对于这些血液的一些艺术作品,比如说难民血液的艺术作品,他能够有什么样的影响呢?您期待他对看到这个展览作品的人有什么样的影响?

马克·奎恩:其实任何一个人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你无法预测,但是它在全世界不同的地方进行展览,通过这样的过程,它成为一个媒介,有时候可能不认识我,但是当人们看到这样一个作品,他可能就会感兴趣,知道原来这个立方体是人的血液做的。他在这个过程当中就是一种参与,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好的媒介,可以吸引人们过来看,不论他们对于艺术是否感兴趣,对难民问题是否感兴趣,都可以把形形色色的人吸引过来,而且有些时候他们也会去买艺术作品,我也出售这样一些作品,其实是一种筹款,我把它捐献给基金会,可以帮助难民,这是一种很好的融资过程,所以我觉得这是我的意义。

 

问题八:谢谢奎恩先生!我的问题是:现代艺术曾经是要把艺术家周围的壁垒墙壁打破,这和传统的、经典艺术是不一样的。对现代艺术家来说,人们可能会觉得有些时候太抽象了,根本都不知道这些是什么,我不知道在英国是不是也是这样?至少在中国来讲很多人是看不懂现代艺术的。

马克·奎恩:作为一个年轻的中国艺术家,你们的责任或者是你们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让中国的民众能够跟现代艺术进行沟通和对话,这正是中国年轻艺术家的重任所在。你们就是中国艺术的未来,未来在你们的手中。

 

问题九:下午好!我特别喜欢您的艺术作品,比如说您的作品会有一些OGPT这样的话题,都是比较有争议性的话题,我觉得有些时候这些话题比较有争议性,就会有一些人不喜欢。我想问您有没有一些困难?有没有遇到一些困难?

马克·奎恩:我同意,确实是有争议性,在2010年的时候,当我看到“跨性别”的人群,我就有这样的一些作品,是关于跨性别的人。有一些人可能确实是会觉得这个话题有点儿争议性,有点儿像垃圾一样的。我觉得任何一种艺术,肯定都会面临不同社会层面的一些看法,这是好的,因为你就想让人们感知到一些事情,让他们思考一些事情,你不希望每个人都说你这个东西真好看,这就没意思了。

 

问题十:我想问您对于观众和艺术家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艺术家是要启发、启示这些观众吗?还是说他们之间是一种合作的关系?

马克·奎恩:其实我觉得,艺术家的责任就是要创造出一些有话题的艺术作品,你不可能使一个人理解,他不理解你,就不可能强迫他去理解,你能作为一个艺术家的重任是要作出有话题性的艺术作品,假以时日人们慢慢可以理解这些现代艺术了。当然有一些人可能会觉得这是一个很聪明的艺术作品,有的人可能会觉得这个想法太笨了,就跟梵高那个时代也是不被人理解的,没人能看懂他的画,这是需要时间的,作为艺术家你不能强迫看不懂的人去看懂。

 

王春辰:复杂的问题问过了,我有个简单的问题是你平时喜欢读什么书?

马克·奎恩:我喜欢看的书很多的,我最近在看的是关于性、关于神秘学的书、关于古罗马的书……我看很多很多的书,关于印度的、宗教雕塑的书。

王春辰:这是一个特别本质的问题,不读书能做艺术吗?

马克·奎恩:我觉得其实不读书也能当艺术家,但是我就是喜欢看书。其实有些时候可能在古代我们看到洞穴的壁画,那些人也不读书,但是他们也创造了艺术。

乔纳斯·斯坦普:在纽约的公共图书馆你有关于难民问题的新的装置作品,你为什么选择美国纽约呢?

马克·奎恩:其实在欧洲我们看到的难民的问题不是更严重吗?为什么选择纽约?其实我也可以在欧洲做,但我是全球各地飞,我觉得美国现在在难民议题上是站在前沿的,大家都很关注,风口浪尖。这是我选择纽约的原因。

乔纳斯·斯坦普:你在纽约之后还会飞到什么地方?

马克·奎恩:柏林、伦敦、欧洲的这些国家,还有澳大利亚,还有黎巴嫩、坦桑尼亚,我永远在路上,我想像一个游牧的人民一样成天在路上。我要做很多很多的工作。 


问题十一:我第一次在三藩市看到你的《自我》系列的时候,当时我在想,这是谁做的呀?我当时已经被震惊了,而且我也真的是很受震撼,对于我来讲,我的文化是写在我的基因当中,我的血液、我的骨髓里面的,当时我看到你这个作品时,真的是能够呈现出来人类的历史,这不是一个问题,我真的是想赞美你,你把血液从身体当中抽离出来,去做成一个艺术作品,我真的是非常震撼。这次见到你我觉得特别开心。

马克·奎恩:感谢,确实是这样,艺术其实真的是写在人的DNA当中的,写在人的身体当中的。 

王春辰:布展的时候,我和马克奎恩在一起吃饭,他问我说:“中央美院有哪些艺术家很有名?”我说了几个名字,其实很多的名字他都不知道,但徐冰他知道一点点,我由此也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艺术家要被人所知,如果不被人所知他还是不是艺术家,因为我们知道很多艺术家都在默默的做工作,所以这是一个挑战,我们有很多优秀艺术家,但是他们就是不被人所知,被人所知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几乎是艺术家生存、存在的一种标志。我想问在英国,在马克·奎恩的经历当中是不是也曾经困惑于不被人所知,或者说艺术家特别想被人所知?

马克·奎恩:对,我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谁都不认识我。那个时候我要给自己加把劲,我非常努力地工作。我觉得作为艺术家来说,你确实是要把自己的作品展现给全世界,我觉得你不能等着别人过来说,看到了你的作品觉得你的作品很好,你要把作品很好地推出去,很好地呈现出去。你不要去等着画廊来找你,你要自己把这件事情做好,你要自己把自己推出去。这个挺重要的,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艺术家都被人所知,而一个艺术家不被人所知也不代表他不优秀,他可能是非常好的艺术家,而且很多时候被人所知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有时候你作为一个艺术家默默无闻的工作反而是一种很好的福气。

李强:我特别喜欢马克奎恩我觉得他是英国当代艺术中最好的艺术家,因为我看过英国当代30多位艺术家的访谈,后来我找了很多他的资料,我在2013年在威尼斯的时候也看过他的原作,包括他的作品,我觉得他特别智慧,我今天听到他的讲座,他说当代艺术要从艺术走出来跟社会、跟生活、跟生命、像血液一样跟每个人发生关系,这是一个当代艺术的精神,很重要。

我问一个具体的问题:你对3D打印技术在你艺术中的意义和价值是怎么理解的?3D打印对艺术表达上的价值你是怎么看的?谢谢!

马克·奎恩:谢谢!感谢刚才您的美言。我觉得3D打印特别有意思,20世纪初期我们都是用摄影、照相,后来在雕塑的时候,我们也可以使用3D打印工具。这不仅仅是利用3D打印技术本身,而且3D打印是一种媒介,是一种非常独特的媒介,可以做一些你用手没法做出来的事情。很多人通常会说,你如果不用手的话,这个事情还有什么意义呢?你用3D打印它还有艺术价值吗?有人会这样质问。其实我觉得这本身就是一种非常独特的媒介,你不用去关注这个东西是用手做出来的,还是用3D打印做出来的,过程不是那么重要,1990年代的时候,我们看到有一些大型雕塑,他一开始就是用扫描仪先去扫描,再做出模型。我们会看到现在3D扫描还有打印技术会在不同的表达和媒介中使用。我觉得其实3D打印挺有意思的,而且可能性也是空间无限的,是非常新的一种有意思的媒介。

王春辰:很多的话题说不完, 今天这个对话就到这里,希望大家下午4点来参加开幕、参加活动。谢谢大家!

乔纳斯·斯坦普:我能不能再多说一句,我也想谢谢王馆长,感谢中央美院美术馆给我们这样一个好的机会,把奎恩的作品带到中国。

马克·奎恩:我要感谢中央美院给我这样好的机会,我感到非常开心能够跟学生们面对面的对话,这是我的荣幸,这也是我的职责。

整理|CAFAM官网编辑部 庄双博

图片|李标

 |讲座现场|

1553137154942490.jpg

1553137164742916.jpg

1553137176965058.jpg

1553137186496579.jpg

相关展览

馬克・奎恩:皮相之下

2019-03-08~2019-05-01

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将于今年三月展出著名英国艺术家马克・奎恩(Marc Quinn)的一系列作品。作为同时代中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之一,奎恩的作品不断反复探索了... ...更多

儿童公共教育活动预约表格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成人公共教育活动预约表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团体公共教育活动申请表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讲座活动预约表

姓名:
性别
联系电话:
有效证件类型: 身份证
证件号码:
电子邮箱:

温馨提示

尊敬的观众您好!感谢你参与我们的公教活动,期待您的到来!如因故不能准时参加活动,请发送短信至13261936837(梁老师)取消预约。如连续爽约三次以上,将影响您在我平台快速预约的征信,敬请理解!
快捷登录帐号密码登录
  •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将作为您的登录账号
  • 验证码
  • 账号
     
  • 密码
可使用雅昌艺术网会员账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