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哪儿?未来在哪儿?

  • >展览时间:2021-11-05 - 2021-12-05
  • >展览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二层A展厅
  • >开幕时间:
  • >主办机构: 中央美术学院
  • >支持机构: 中央美术学院教育发展基金会 青岛千里行集团
  • >协办机构: 日本千叶国际美术协会
  • >承办机构: 中央美术学院党委宣传部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 >总策划: 高洪 范迪安
  • >学术支持: 苏新平
  • >策划: 秦建平
  • >策展: 蔡萌
  • >顾问: 程启明
  • >助理: 孙文

展览详情

我们在此11月5日,是我们驻地实践团队出发的日子,今天刚好两周年。两年,置于历史长河只是一瞬间,然而因为这场突发、至今仍在的新冠肺炎疫情,种种的发生、改变,注定成为重要的历史节点。Hello,Future !  Where are we?带着这一命题,我们于2019年冬完成了赴日三周的驻地实践,后续的计划是在中日两地办展。一个多月后的2020年初始,疫情突发,计划在改变。疫情给大家带来了新的思考。原本定于樱花开放的春天展期推迟到秋天。2020年10月,驻地实践创作展落地北京三里屯的田地艺术中心,驻地艺术家又聚在一起,碰撞、交流,欢呼雀跃。参加展览的美院领导、同仁们对展览给予充分肯定,对于艺术家“自由奔放”的创作给予赞赏。基于学校对展览的特别支持,驻地实践成果汇报展回归美院,驻地成员欢欣鼓舞,再度碰撞、交流、深化,希望给学校交上第一份满意的国际驻地艺术实践的答卷。按照美术馆计划,展览定于1月7日开幕。疫情再次反复,展览再度推迟。推迟的过程,给我们带来深度思考、深化的机会。我们于6月19日采取线上线下方式,召开了国际驻地艺术实践学术研讨会,驻地实践时参访过的知名学者、策展人以及日本多摩艺术大学校长建畠晢、东京艺术大学教授今村有策与驻地艺术家进行了交流研讨。 如今的世界又发生了什么?我们该向何处走?立足本土文化,置身国际语境,围绕疫情带来的“逆全球化”问题,作为中国青年艺术家应有自己的答案。人们在寻找答案。依赖于西方话语体系下的中国“当代艺术”难以实现自己的突破。那么,基于母语文化给养,成长于国际语境中的青年一代,又该如何用好自己的语言,字正腔圆地说好中国话、写好方块字、画好中国画、讲好中国故事呢? 青年,奔放,是同义词,最不应该囿于“概念”的牢笼。此次驻地实践,我们最希望每一个人做到的,就是——做自己。 “我们是谁?我们在哪?”我们应该有自己的答案。我们在此,跟随时代找寻答案。这是中央美术学院组织实施的首个“青年艺术家国际驻地艺术实践计划”,旨在为他们在当今国际艺术语境中寻找自己的方位、发中国之声搭建有效途径。此项计划为青岛千里行集团捐助设立中央美术学院“千里行”奖学金的后续项目,旨在扶持青年艺术家成长,经费来自学校教育发展基金会捐赠配比,在此特别致谢山东青岛优秀企业家任钦武先生。项目获批后,我特邀中央美院美术馆的优秀年轻策展人蔡萌先生作为此次驻地实践展的策展人,并相商共同邀请了中央美院不同专业领域的七位优秀青年艺术家。曾留学日本的程启明教授作为建筑学专业向导,让同行的年轻艺术家一路吸收日本建筑文化营养,日籍在校博士生江上越同学参与驻地实践并兼任此行翻译,在此特致感谢。 项目策划 秦建平驻地艺术家感受程启明(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教授)在日本生活了七八年,日久生情,以至于之后每次来访都会萌生出一些实在的亲切感。这次是随央美几位青年艺术家去了日本,为期半月的驻地创作给我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大家一起走访高校、拜会艺术家、见朋友、看展览、品建筑、酌酒聊天。总之,一切都非常愉快。 吴啸海(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第五工作室主任、教授)“驻地创作”对美院的人来讲并不陌生,以前美院的下乡考察讲究跟老乡同吃同住同劳动,去感同身受,融入其中再搞创作。这个异地创作的“美院下乡”思想后来到哪儿都好像没变过。想象中的日本文化跟中国文化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现代文化也有很多明显不同的地方。去日本不只一次,这次驻地创作,我仍然以我一贯的个人本位立场去看日本社会看日本的艺术家同行,我始终只是以日本为一面镜子,对照自身面临的问题。除东京、京都外,我对静冈、茨城两个县城更有兴趣。我的老家浏阳与这两城因为烟花生产联系比较密切,从1968年开始浏阳烟花出口日本,而日本的烟花产品标准跟欧美都不一样。展览现场将展示的是1968以来浏阳出口日本的花炮烟花产品的包装,这些包装均为日本设计师设计,浏阳本地乡镇印刷厂印製。我想以此探讨当代文化交流的浅表和实质。 商亮(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副教授)我们在日本的探访游历总会感到既熟悉又疏离的文化氛围,时空混合的交错状态,这让我不断去尝试在一个动态的坐标系统中寻找定位,通过作品去回应全球化背景中的当下议题。在这次展览中我会呈现“拳击人”和“好猎手”系列的作品。“拳击人的肖像”是拳击人化身成了奖杯或者棋子的造型。拳击人是一个力量爆炸变异成的拼合符号,黑色的拳头上长着动画角色的嘴,在笑脸迎迎中也夹杂着危险和警示。“好猎手”系列中青少年的形象作为被大众消费迷恋的主体,同时又具有原始的动物性和未被社会驯化的外露暴力。他们的姿态借用了西方雕塑和绘画传统中的古埃及古希腊立像,被认为是兼顾了神性的理想化人体,被虚拟了在身躯、体格和精神上的永恒性。 卢征远(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科基础部副主任、副教授)这次驻留使我对日本文化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了解到日本在文化传承与国际化方面取得的成果,也对整个东方文化体系在与西方交融的现代化进程中所面临的问题有了思考。同时这次考察也为我的艺术创作提供了滋养,对艺术家而言,这种身临现场的体验比隔着屏幕得来的信息更为不可替代。《我们在哪儿?》这件作品的构思和创作都在考察旅程中完成,记录了在日本乘坐有轨电车时的一段影像。作品通过对日常经验中容易被忽视的细节的体察,并将其置于新的语境,激发了一种看似熟悉又不可言说的经验,这既是有关日本的一种在场的图景,又是有关“在哪儿”的一个真实的片段。 叶甫纳(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教师)难忘日本驻留时和大家结伴一路上欢声笑语和促膝长谈。这一行也由此令我重新思考亚洲的身份性和当代我们民族独有的文化艺术价值,此次呈现的“亚种”和“乒乓流”两个系列作品也试图对此进行回应。“我们去哪儿?”的确是一个需要探索的问题,也是我们未来的命题。 张文超(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教师)每天的行走与无处不在的好奇心使我慢慢拼凑出这种感受,它又或是一种错觉?这里有一种统一的节奏,去上班、乘电车和逛便利店,好像每个人都在一条单向的、被预设的路径上,过着自律的生活。走在夜晚的街道、电车站台,又或寻访寺中庭院,每个微小的必经之地都已被合理规划,每个人(包括我们)只需按照既定的时间线就能完成一天的剧本。这些体验都是巨大而精密的都市中的一小部分,但却推动着我构思出了目前的作品。  陈抱阳(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教师)那是我首次到访日本,却让我觉得似曾相识而又陌生。从各种媒介上所了解的日本在下飞机的那一刻起不断地瓦解与重构。刻板印象与亲身感受不断地互博。我不断地想透过纷繁的外表,去丈量心中与体感的日本之间的距离。我想这不就是人和世界,特别是人和人造世界的关系吗?我们自傲地以为了解所创造的这个算法世界,但也许那不过只是我们心里以为的“东京铁塔”。 数字技术的发展为人们的生活提供了切实便利,为艺术创作提供了新颖的手段和载体,亦承载着人们对未来美好的畅想与期许,却也裹挟着一些错觉。数字化转型间,确实完成了社会产业结构的优化,但却把可见的烟囱藏到了屏幕之后那些人们不易察觉的地方,隔着屏幕我们不免得出结论——数字技术是干净的、环保的。人们忙于讨论人工智能的伦理问题,却听不见南极冰架塌落的巨响,数字技术真的可以调和人们与地球紧张的关系吗?看着这两台AI小车在展厅里奔跑,用我们儿时最熟悉的追逐游戏,试图用他们忙碌却无意义的行为试图唤醒我们,用诚恳的视角认识我们所创造的这个世界,和谐共处始于蹲下和小孩说话开始。 江上越(中央美术学院博士研究生)我在2019年日本驻地实践交流中发现了中日近代交流的线索。服部亮英于1937-1939年曾担任中央美术学院的前身北京美术学校的副校长,同时和齐白石、卫天霖等一起举办过展览,和中国有着很深的渊源。但在中日两国很少有人知道。通过各方面我找到了他的后代,从他们的口述了解到了他的情况以及他在历史中的贡献。在本次的作品中,反射在镜面的影像在传播过程中不断地局部被挖空,同时在另一个反射中局部又被放大。信息传达中的变异和错位,在错乱的反射中,我也在重新思考作品中所呈现的近代中日两国的复杂关系。 

我们在此

11月5日,是我们驻地实践团队出发的日子,今天刚好两周年。两年,置于历史长河只是一瞬间,然而因为这场突发、至今仍在的新冠肺炎疫情,种种的发生、改变,注定成为重要的历史节点。

Hello,Future !  Where are we?带着这一命题,我们于2019年冬完成了赴日三周的驻地实践,后续的计划是在中日两地办展。一个多月后的2020年初始,疫情突发,计划在改变。

疫情给大家带来了新的思考。原本定于樱花开放的春天展期推迟到秋天。2020年10月,驻地实践创作展落地北京三里屯的田地艺术中心,驻地艺术家又聚在一起,碰撞、交流,欢呼雀跃。参加展览的美院领导、同仁们对展览给予充分肯定,对于艺术家“自由奔放”的创作给予赞赏。基于学校对展览的特别支持,驻地实践成果汇报展回归美院,驻地成员欢欣鼓舞,再度碰撞、交流、深化,希望给学校交上第一份满意的国际驻地艺术实践的答卷。

按照美术馆计划,展览定于1月7日开幕。疫情再次反复,展览再度推迟。推迟的过程,给我们带来深度思考、深化的机会。

我们于6月19日采取线上线下方式,召开了国际驻地艺术实践学术研讨会,驻地实践时参访过的知名学者、策展人以及日本多摩艺术大学校长建畠晢、东京艺术大学教授今村有策与驻地艺术家进行了交流研讨。 

如今的世界又发生了什么?我们该向何处走?

立足本土文化,置身国际语境,围绕疫情带来的“逆全球化”问题,作为中国青年艺术家应有自己的答案。人们在寻找答案。依赖于西方话语体系下的中国“当代艺术”难以实现自己的突破。那么,基于母语文化给养,成长于国际语境中的青年一代,又该如何用好自己的语言,字正腔圆地说好中国话、写好方块字、画好中国画、讲好中国故事呢? 青年,奔放,是同义词,最不应该囿于“概念”的牢笼。此次驻地实践,我们最希望每一个人做到的,就是——做自己。 

“我们是谁?我们在哪?”我们应该有自己的答案。

我们在此,跟随时代找寻答案。

这是中央美术学院组织实施的首个“青年艺术家国际驻地艺术实践计划”,旨在为他们在当今国际艺术语境中寻找自己的方位、发中国之声搭建有效途径。此项计划为青岛千里行集团捐助设立中央美术学院“千里行”奖学金的后续项目,旨在扶持青年艺术家成长,经费来自学校教育发展基金会捐赠配比,在此特别致谢山东青岛优秀企业家任钦武先生。项目获批后,我特邀中央美院美术馆的优秀年轻策展人蔡萌先生作为此次驻地实践展的策展人,并相商共同邀请了中央美院不同专业领域的七位优秀青年艺术家。曾留学日本的程启明教授作为建筑学专业向导,让同行的年轻艺术家一路吸收日本建筑文化营养,日籍在校博士生江上越同学参与驻地实践并兼任此行翻译,在此特致感谢。

 

项目策划 秦建平



驻地艺术家感受

程启明(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教授)

在日本生活了七八年,日久生情,以至于之后每次来访都会萌生出一些实在的亲切感。这次是随央美几位青年艺术家去了日本,为期半月的驻地创作给我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大家一起走访高校、拜会艺术家、见朋友、看展览、品建筑、酌酒聊天。总之,一切都非常愉快。

 

吴啸海(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第五工作室主任、教授)

“驻地创作”对美院的人来讲并不陌生,以前美院的下乡考察讲究跟老乡同吃同住同劳动,去感同身受,融入其中再搞创作。这个异地创作的“美院下乡”思想后来到哪儿都好像没变过。

想象中的日本文化跟中国文化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现代文化也有很多明显不同的地方。去日本不只一次,这次驻地创作,我仍然以我一贯的个人本位立场去看日本社会看日本的艺术家同行,我始终只是以日本为一面镜子,对照自身面临的问题。

除东京、京都外,我对静冈、茨城两个县城更有兴趣。我的老家浏阳与这两城因为烟花生产联系比较密切,从1968年开始浏阳烟花出口日本,而日本的烟花产品标准跟欧美都不一样。展览现场将展示的是1968以来浏阳出口日本的花炮烟花产品的包装,这些包装均为日本设计师设计,浏阳本地乡镇印刷厂印製。我想以此探讨当代文化交流的浅表和实质。

 

商亮(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副教授)

我们在日本的探访游历总会感到既熟悉又疏离的文化氛围,时空混合的交错状态,这让我不断去尝试在一个动态的坐标系统中寻找定位,通过作品去回应全球化背景中的当下议题。在这次展览中我会呈现“拳击人”和“好猎手”系列的作品。

“拳击人的肖像”是拳击人化身成了奖杯或者棋子的造型。拳击人是一个力量爆炸变异成的拼合符号,黑色的拳头上长着动画角色的嘴,在笑脸迎迎中也夹杂着危险和警示。

“好猎手”系列中青少年的形象作为被大众消费迷恋的主体,同时又具有原始的动物性和未被社会驯化的外露暴力。他们的姿态借用了西方雕塑和绘画传统中的古埃及古希腊立像,被认为是兼顾了神性的理想化人体,被虚拟了在身躯、体格和精神上的永恒性。

 

卢征远(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科基础部副主任、副教授)

这次驻留使我对日本文化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了解到日本在文化传承与国际化方面取得的成果,也对整个东方文化体系在与西方交融的现代化进程中所面临的问题有了思考。同时这次考察也为我的艺术创作提供了滋养,对艺术家而言,这种身临现场的体验比隔着屏幕得来的信息更为不可替代。

《我们在哪儿?》这件作品的构思和创作都在考察旅程中完成,记录了在日本乘坐有轨电车时的一段影像。作品通过对日常经验中容易被忽视的细节的体察,并将其置于新的语境,激发了一种看似熟悉又不可言说的经验,这既是有关日本的一种在场的图景,又是有关“在哪儿”的一个真实的片段。

 

叶甫纳(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教师)

难忘日本驻留时和大家结伴一路上欢声笑语和促膝长谈。这一行也由此令我重新思考亚洲的身份性和当代我们民族独有的文化艺术价值,此次呈现的“亚种”和“乒乓流”两个系列作品也试图对此进行回应。“我们去哪儿?”的确是一个需要探索的问题,也是我们未来的命题。

 

张文超(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教师)

每天的行走与无处不在的好奇心使我慢慢拼凑出这种感受,它又或是一种错觉?这里有一种统一的节奏,去上班、乘电车和逛便利店,好像每个人都在一条单向的、被预设的路径上,过着自律的生活。走在夜晚的街道、电车站台,又或寻访寺中庭院,每个微小的必经之地都已被合理规划,每个人(包括我们)只需按照既定的时间线就能完成一天的剧本。这些体验都是巨大而精密的都市中的一小部分,但却推动着我构思出了目前的作品。

  

陈抱阳(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教师)

那是我首次到访日本,却让我觉得似曾相识而又陌生。从各种媒介上所了解的日本在下飞机的那一刻起不断地瓦解与重构。刻板印象与亲身感受不断地互博。我不断地想透过纷繁的外表,去丈量心中与体感的日本之间的距离。

我想这不就是人和世界,特别是人和人造世界的关系吗?我们自傲地以为了解所创造的这个算法世界,但也许那不过只是我们心里以为的“东京铁塔”。 

数字技术的发展为人们的生活提供了切实便利,为艺术创作提供了新颖的手段和载体,亦承载着人们对未来美好的畅想与期许,却也裹挟着一些错觉。数字化转型间,确实完成了社会产业结构的优化,但却把可见的烟囱藏到了屏幕之后那些人们不易察觉的地方,隔着屏幕我们不免得出结论——数字技术是干净的、环保的。人们忙于讨论人工智能的伦理问题,却听不见南极冰架塌落的巨响,数字技术真的可以调和人们与地球紧张的关系吗?

看着这两台AI小车在展厅里奔跑,用我们儿时最熟悉的追逐游戏,试图用他们忙碌却无意义的行为试图唤醒我们,用诚恳的视角认识我们所创造的这个世界,和谐共处始于蹲下和小孩说话开始。

 

江上越(中央美术学院博士研究生)

我在2019年日本驻地实践交流中发现了中日近代交流的线索。

服部亮英于1937-1939年曾担任中央美术学院的前身北京美术学校的副校长,同时和齐白石、卫天霖等一起举办过展览,和中国有着很深的渊源。但在中日两国很少有人知道。通过各方面我找到了他的后代,从他们的口述了解到了他的情况以及他在历史中的贡献。

在本次的作品中,反射在镜面的影像在传播过程中不断地局部被挖空,同时在另一个反射中局部又被放大。信息传达中的变异和错位,在错乱的反射中,我也在重新思考作品中所呈现的近代中日两国的复杂关系。

 

作品图片

作品图片

现场图片

现场图片

相关文章

快捷登录帐号密码登录
  •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将作为您的登录账号
  • 验证码
  • 账号
     
  • 密码
可使用雅昌艺术网会员账户登录

儿童公共教育活动预约表格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成人公共教育活动预约表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团体公共教育活动申请表

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请同意团体参观协议
提交预定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团体参观协议声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出版授权协议书

本人完全同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下简称“CAFAM”),愿意将本人参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公共教育部组织的公益性活动(包括美术馆会员活动)的涉及本人的图像、照片、文字、著作、活动成果(如参与工作坊创作的作品)提交中央美术学院用作发表、出版。中央美术学院可以以电子、网络及其它数字媒体形式公开出版,并同意编入《中国知识资源总库》《中央美术学院资料库》《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资料库》等相关资料、文献、档案机构和平台,在中央美术学院中使用和在互联网上传播,同意按相关“章程”规定享受相关权益。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活动安全免责协议书

第一条

本次活动公平公正、自愿参加与退出、风险与责任自负的原则。但活动有风险,参加者应有必要的风险意识。

第二条

参加本次活动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必须遵循道德和社会公德规范,并应该具备以人为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和助人为乐的良好品质。

第三条

参加本次活动人员应该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1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的陪同下参观。

第四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的人身安全责任自负。鼓励参加者自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活动中一旦出现事故,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但有互相援助的义务。参加活动的成员应当积极主动的组织实施救援工作,但对事故本身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参加本次活动者的人身安全不负有民事及相关连带责任。

第五条

参加活动者在此次活动期间应主动遵守美术馆活动秩序、维护美术馆场地及展示、展览、馆藏艺术作品及衍生品的安全。活动中一旦因个人原因造成美术馆场地、空间、艺术品、衍生品等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破坏。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相应的责任与损失,应由参与活动者根据相应的法律条文、组织规定进行协商和赔偿。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

第六条

参与活动者在参与活动时应当在美术馆工作人员及活动导师、教师指导下进行,并正确的使用活动中所涉及到的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若参与者因个人原因在使用相应绘画工具、创作材料及配套设备、设施造成个人受伤、伤害他人及造成相应工具、材料、设备或设施的故障或损坏。参与活动者应当承当相应的全部责任,并主动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活动中任何非事故当事人及美术馆将不承担人身事故的任何责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肖像权许可使用协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的有关规定,为明确肖像许可方(甲方)和使用方(乙方)的权利义务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甲乙双方就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的使用达成如下一致协议:

一、 一般约定

(1)、甲方为本协议中的肖像权人,自愿将自己的肖像权许可乙方作符合本协议约定和法律规定的用途。

(2)、乙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是一所具有标志性、专业性、国际化的现代公共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与时代同行,努力塑造一个开放、自由、学术的空间氛围,竭诚与各单位、企业、机构、艺术家和观众进行良好互动。以学院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积极策划国际、国内多视角、多领域的展览、论坛及公共教育活动,为美院师生、中外艺术家以及社会公众提供一个交流、学习、展示的平台。作为一家公益性单位,其开展的公共教育活动以学术性和公益性为主。

(3)、乙方为甲方拍摄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所有公教活动。

二、拍摄内容、使用形式、使用地域范围

(1)、拍摄内容 乙方拍摄的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内容包括:①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②中央美术学院校园内○3由中央美术学院公共教育部策划或执行的一切活动。

(2)、使用形式 用于中央美术学院图书出版、销售附带光盘及宣传资料。

(3)、使用地域范围

适用地域范围包括国内和国外。

使用肖像的媒介限于不损害甲方肖像权的任何媒介(如杂志、网络等)。

三、肖像权使用期限

永久使用。

四、许可使用费用

带有甲方肖像作品的拍摄费用由乙方承担。

乙方于拍摄完带有甲方肖像的作品无需支付甲方任何费用。

附则

(1)、本协议未尽事宜,经双方友好协商后可作为本协议的补充协议,并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

(2)、本协议自甲乙双方签字(盖章)、勾选之日起生效。

(3)、本协议包括纸质档和电子档,纸质档—式二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活动参与者意味着接受并承担本协议的全部义务,未同意者意味着放弃参加此次活动的权利。凡参加这次活动前,必须事先与自己的家属沟通,取得家属同意,同时知晓并同意本免责声明。参加者签名/勾选后,视作其家属也已知晓并同意。

我已认真阅读上述条款,并且同意。

讲座活动预约表

姓名:
性别
联系电话:
有效证件类型: 身份证
证件号码:
电子邮箱:

温馨提示

尊敬的观众您好!感谢你参与我们的公教活动,期待您的到来!如因故不能准时参加活动,请发送短信至13261936837(梁老师)取消预约。如连续爽约三次以上,将影响您在我平台快速预约的征信,敬请理解!